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四八

早上,一期一振來趕短刀,燭台切光忠則來請各「人」去吃早飯。


刀匠?早累趴了,不過卻沒餓着,反而快撐死。


喵,該怎樣說呢?有多少刀劍排隊等鍛刀,就有多少刀劍圍着刀匠侍候;餵食的餵食,搥腰捏背的搥腰捏背(放心,有控制力度),總之就服侍周到,生怕刀匠會累倒或者餓着。不過嘛,同時令刀匠變成「填鴨」,或者「填鵝」,幸好「救星」及時出現,所以可以暫時休息(專指腸胃)。


刀匠原以為他們早飯,瘋狂的餵食和鍛刀時間會繼續,但,鍛刀只是斷斷續續地繼續。原因嘛,其實不難理解。早飯過後,遠征和連隊戰的部隊均要出動,而且嘛……嗯,短刀們發現,他們凌晨時份只顧排隊鍛刀和照顧刀匠,所以未去跟其他「大人」去討御年玉,每年不只一度的御年玉搜刮部隊亦都出動去了(其他刀劍被搜刮中,也難以分身)。


一如既往,大部分刀劍乖巧地給短刀、脇差,以及樂意自認年輕的刀劍們御年玉。有些已結緣的刀劍亦會主動派發,像小夜左文字並沒在搜刮行動裡面,而是拉着歌仙兼定向其他刀劍派御年玉,只不過,因為他是短刀,結果在派發的同時,收到更多的「回禮」,最後惟有由歌仙兼定負責派,小夜左文字抱着大布袋跟在後面收(笑)。


大典太光世難得離開倉庫,主動派發御年玉。只是嘛,比較特別的是,今年帶上前田藤四郎當「刀裝」。任何想撲上去裝萌扮可愛的短刀,會被前田藤四郎一個過肩摔擱在地上,有前例在前(包丁藤四郎,很抱歉呢)結果大家在大典太光世面前特別乖巧,沒有為大典太光世帶來不安或者尷尬感。


「請問,有沒有看到兄者?」這條問題問一般短刀大多不會理,即使問審神喵或者藥研藤四郎,也只能得到暫時的答案。


「我一定要找到兄者……」膝丸正要往貓咪尾巴指向的方向跑,卻被主君叫住。


「髭切還沒找到好方法不會重覆派嗎?」


每份御年玉寫上名字,跟着名字派就好嘛……怎麼每年都變成尋兄行動?


「……跟有沒有方法無關……」膝丸苦笑:「兄者今年改口說,為了突顯自己是家主的重寶的身份,應該彰顯家主的威望,只要有人向他討御年玉,無論是否已派,都應該派出去……」


「吓?」不但是審神喵,而且連藥研藤四郎都愣住。


這是甚麼理由……不……結果是「結果」一樣嗎?


「抱歉,我要趕及給兄者補充御年玉,先失陪。」膝丸禮貌地向他們微微欠身致意後就跑遠,審神喵轉向藥研藤四郎。


「喵,我們現在去叫上小藥和妍再過去拿,不知會不會趕得及?」


「教壞孩子們的事請不要做。」藥研藤四郎苦笑:「即使對方願意,在他們了解世事前教他們貪婪,並非是好主意。」


「哦……」


「我們繼續去鍛刀,順道給刀匠拿上他愛吃的點心。」


「是!」


「吶呢,似乎藥研哥哥一直失敗呢!」數小時後,當遠征回來的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從傳送陣步出,準備去吃午飯時,瞄到剛看到新「失敗作」而嘆氣的短刀。


「不只是我。」不甘被單獨「取笑」,藥研藤四郎立刻搬出其他同樣協助鍛刀失敗的同僚來抵擋:「石切丸先生鍛出幾個龜甲先生、長谷部先生也是失敗啊!」


「我就是喜歡捉弄藥研哥哥~~」亂藤四郎吐吐舌頭,這時審神喵剛好從鍛刀房出來,隨口問亂藤四郎願不願意試試看再去吃飯。


「好!」亂藤四郎挽起衣袖,扳鬆手腕:「讓我來試試呢~」


如之前那幾位刀劍男士般,審神喵一面幫忙下指示要放多少資源,一面為他們一旦協助幫忙時成功鍛出新成員時,建議可以獲得獎勵,順便道出她對其他刀劍的建議:


「石切丸很可惜呢……不過,他竟然鍛出好幾振龜甲的分體,貓開始覺得以後可以交給石切丸去淨化龜甲。」


「長谷部大概很心痛錯失可以得到『日本號必得聽他話』的『咒』呢……呀!對了!像平日般,亂鍛出來的話,貓給亂買新裙子好嗎?」


亂藤四郎剛把資源放進爐,等刀匠處理,可惜一看時間就知不是他們的目標:「吶,只是裙子好像太普通呢!」


「是嗎?」貓咪望望時間後,毫不在意地拿出「手伝之札」詀刀匠直接把刀端出:「那,買上浦島的份呢喵?如果亂成功的話,你和浦島都有新衣,一套的。」


亂藤四郎雙眼一亮,立刻點頭:「那說定啊!」


說畢這句,就把資源丟進爐。


00:40:00


不會吧?


一貓一刀面面相覷,審神喵愣了愣後立即顫着爪丟出「手伝之札」。


「我是泛塵,真田左衛門佐信繁的脇差。和大千鳥十文字一起……」


後半句因為審神喵興奮的尖叫聲而被蓋住。


「成功了喵!」


「吶~~新衣有着落呢!」


「我們現在立刻去買!」審神喵伸爪向亂藤四郎要拉他走:「走!亂想買甚麼款都可以!現在!立即!馬上!即刻!」


「嘻嘻,也請主人給我和浦島先去吃飯好嘛。」亂藤四郎拉住貓咪的爪輕搖:「和主人去逛街買衣服一定很棒!聽說今天商店街會有福袋和其他特價的東西呢。」


「喂……」藥研藤四郎有意制止。


「好吧。」亂藤四郎朝哥哥一笑:「怕了藥研哥哥,我和主人在網上買。吶,主人,用特快速遞可以嗎?我想穿新衣服和浦島去初詣呢。」


「那個一買就用咒術傳送那個?……好主意!貓怎麼記不起有這種方便的方法喵?加點錢而已,然後可以立刻看到可愛的亂!用用用!用用用呢喵!」


被放置在一旁的新人看着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藥研藤四郎過去拍拍他,先帶他去飯廳吃飯,順便介紹給其他人。


至於那隻貓咪和亂藤四郎(其實還有同樣被晾在一旁的浦島虎徹),則繼續想像一會兒搶購甚麼衣服。


嗯,很好很好。


新年新同僚新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