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四五

「各位,除了剛才公布的工作分配外,現在順便預告新年的工作安排。」日常丟貓後,近侍當然開始一日的工作,包括含分派今天的任務的早會:「新年期間和之後的日子,要請大家輪流遠征補充資源。」

「嘛……真是的……」加州清光拖長音節去加強抱怨的語氣:「還沒到新年已要我們新年工作?到底是大變態的意思,定你想公報私仇呀近侍大人?」

「哦?原來初始刀大人有這想法……」近侍刀推推眼鏡:「那到時我、一、定、會、認、得、安、排、你、遠、征,連續那種。」

「你是公報私仇昨天的事嗎?」加州清光怒目而視:「是你捉弄我在先,想打可以繼續!」

「清光……」「陰森」的聲音在加州清光背後響起,紅色的打刀回頭,如他所料看到只剩下陰影的伴侶和做成他的臉有陰影的背後怒火,嗯,比昨天更甚:「似乎,我昨天還沒教訓夠你……首落!」

日課式追逐開始。

近侍刀見吵鬧傢伙已離開,繼續公布餘下的事項,包括除夕夜的安排,報告完畢後,看到有刀舉手問有關遠征的事。

「吶呢……我們現在不是只需要做日課的遠征嗎?」亂藤四郎眨眨眼後續問:「為甚麼之後要輪流?」

「啊……是因為這個……」藥研藤四郎順便扭頭往遠處喊:「大和守先生,斬完今天的量後,請來看一下新的日程表。」

「新同伴!」不少刀劍雙眼一亮,尤其某刀。

「如果是童子切,我一定要跟他決鬥!」

「大包平先生每次都這樣呢。」平野藤四郎忍不笑出來。

「的確,大包平真有趣。」鶯丸和應,馬上惹來大包平的不滿。

「喂!又想說我笨嗎?說別人是笨蛋的傢伙才是笨蛋!」

「大包平真可愛~」

「……嘖。」

藥研藤四郎慶幸自己選擇丟貓出門後才宣佈,否則她又會失血過多。

突然又有刀舉手:「請問除資源外,還需為作甚麼準備?」

「還有嗎?」在藥研藤四郎準備動腦前,已有不少建議,大多圍繞在提升貓咪的運氣,以及如何照顧刀匠的伙食和休息時間上。

尤其前者,因為審神喵的靈力和運氣有多壞,可是全本丸公認。

聽到各刀痛陳利弊,以及在改善貓咪運氣上的熱情回應,藥研藤四郎放棄「保護」她,「批准」各刀用他們的方法為貓咪「改運」。

至於審神喵回去後,受到怎樣的對待嘛……為免令她傷心,還是不說好了。

就請大家為她祈福吧(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