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四二

「聖誕節」很快就過去,不過「餘波」仍在。今天短刀和脇差們聚集一堂,一面拆平安夜「當晚」收到的禮物,一面抱怨受到怎樣的「對待」。


與此同時,「成年」的刀劍,尤其有「弟弟」的刀劍們,悄悄以品茶之名,在茶室裡「總結」當晚的失敗經驗。


當然,也有刀劍沒參與,部分當然是因為事不關己,不過也有身在其中的。


「藥研,今年你不去打聽風聲,或者去安慰一下他們嗎?」審神喵趴在露台,輕輕甩着尾巴地望向兩個不同的地方。「小孩子」們選擇的位置恰好可以讓貓咪看到「一丁點」,有可能是故意的。


呀,順便說說,兩個小刀靈今天忙放拆全本丸前天晚上放在他們房門前的禮物,現在很忙,沒空理會「世事」。


「喲,那想請教一下,我去安撫哪一邊較恰當?大將。」藥研藤四郎苦笑:「包括兄弟們在內的『收禮者』,肯定又例行抱怨整晚被踩被踢被壓等等多少次;過去茶室嗎?又到聽『送禮者』抱怨摔倒、撞牆等等幾多遍,然後必定附送三日月大人的招牌笑聲,以及看似沒關係,但實際上自嘲加取笑大家,令氣氛變得再沉重一點的話……到底大將有何良策?」


貓咪的尾巴頓時無力垂下:「怎可能有辦法喵……」


「既然大將並無良策,我建議不如不理。」藥研藤四郎又笑了聲:「那亦算是大家的節日情趣。」


「節日情趣不是這樣用喵。」審神喵一尾巴拍向短刀的背:「真是的,明知道會有『聖誕老人』,就早點安排好出入用的通道……喵……貓好像想到好方法!」


「哦?」藥研藤四郎挑挑眉:「請說,大將。」


貓咪的臉一紅,甩甩尾巴緩解心情:「真是的……今天怎麼故意在喊貓大將……不是休息時間嗎?好了好了……我們回去用紙筆說……」


審神喵的第一個「解決方法」,就是要收禮的一方在舖被舖時讓出一條路,然後在上面兩側放上小夜燈/聖誕裝飾用燈,怕光的話可以用有夜光作用的卡紙做的箭咀做出「路標」,那再有「夜盲症」都知道路線和不會踏到短刀們。


「那太明顯。」


「明顯不好嗎?」審神喵側頭:「在安全的角度來說。」



「在安全角度來說,說出聖誕老人的真相,然後禁止半夜送禮物才是。」


藥研藤四郎立刻受到審神喵的暴打。


「破壞小孩子的夢想是大壞蛋!」毆打短刀一翻後,審神喵雖然力竭但氣仍未下,爪尾並用地指向「壞刀」:「藥研敢亂說的話,貓會再打!」


從剛才起故意放縱貓咪的短刀舉手投降,well,大日子,給她一點面子之餘,也怕她會要某些忠誠有加的刀劍一起揍自己。


呃……去茶室叫包括自己大哥在內的哥哥們來圍毆……想想也很恐怖。


「如果這方法不好。」審神喵很快想到另一個辦法:「像小藥和妍那樣,放一張桌子,或者把聖誕襪掛在門外,等方便那些欠吃紅蘿蔔的傢伙喵。」


「那只怕大家覺得自己太像小孩,而且像特意向人討禮物的模樣。」藥研藤四郎搖搖頭:「不行不行。」


「本丸裡好像就只有藥研抗拒當小孩,你自己老實招認,那晚差點讓一期不高興是甚麼原因。」


「我已是有孩子的刀,不應再像小孩子那樣收禮物。」見貓咪表情有變,短刀立刻揮動雙手:「不不不……我最後有收下,請別瞪着我。」


「貓自己去跟他們說!」審神喵拿起剛剛畫的草圖往門外走:「不准跟上來!」


「啊喂……」


結果近侍嘛,當然要跟上去,否則有隻貓咪借意打聽,甚至偷看BL被追斬時,總要有「刀裝」擋刀。藥研藤四郎發現,作為大將的她的話確是對的,以兄弟們為主的「收禮組」似乎對貓咪的建議挺有興趣,大概會在明年前想辦法和另一邊「商量」。


那就看下年會否又重蹈覆轍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