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四三‧五

審神喵今早正常出門上班,短刀在準備到辦公室和年末文件搏鬥前,再次到庭院去視察新年裝飾的佈置進度。基本裝飾大致完成,大部分刀劍開始合力打掃、收拾本丸的不同地方,等新年時可以以清爽整潔的狀況過年。


看到樹蔭那邊,大千鳥十文字槍正努力收回剩餘的吊飾就走過去打招呼。


「早安,大千鳥先生。」近侍刀以工作用的笑容上前,可惜對方只回以一個冷淡的表情。


「大千鳥十文字槍。」


「呃。」藥研藤四郎幸能及時穩住表情,營業用的笑容只是輕微僵硬:「是,大千鳥十文字槍先生,請問開始習慣這兒的生活和人類身體嗎?」


「喔。」


真的很冷淡,短刀心忖。


就這樣轉身離開會很失禮,但對方明顯拒自己於「門外」,留下來繼續「聊天」亦是不恰當。近侍刀思索片刻,正打算以公務在身為理由開口道別,卻聽到背後傳來叫喚兩人的聲音。


「喔?巴形先生,還有靜形先生兩位早安。」藥研藤四郎朝兩振薙刀點頭:「請問是否找我有事?」


「不。」巴形薙刀搖頭:「我們只是來看看大千鳥十文字有沒有需要幫忙,今早要檢查有沒有聖誕掛飾剩下,所以請他幫忙。」


藥研藤四郎肯定自己聽到「嘖」一聲。


「昨天短刀和脇差好像已經爬上樹檢查過一遍。」


「總有漏網之魚……或者被人故意留下來的。」靜形薙刀笑了笑:「那些孩子很可愛,捨不得聖誕節。」


「請不要誤會短刀是小孩,至少年紀不是。」藥研藤四郎扶額,他無法否認那個是小孩子……不,是他兩個孩子都會覺得太孩子氣的行為:「既然大家有工作在身就不便打擾,先告辭。」


短刀耳邊傳來輕笑聲,當他轉身離開時,好像又聽到「嘖」一聲。


「請問檢查完成了嗎?」巴形薙刀的用詞雖然冷淡,但語調還算柔和:「如果需要幫忙,請隨便開口。」


「哼,巴醬竟然會對槍用溫柔的態度,真的是第一次見啦。」


「說過多少次不可以在其他人面前用暱稱!」巴形薙刀雖滿臉通紅,但仍記得教訓對方:「他是我們的新同僚,作為主人的刀劍,即使自己抱有甚麼想法,都要以主人為先,不會做出令主人困擾的事。」


「即使自己有甚麼想法?」靜形薙刀挑眉:「我不認為巴醬對他有甚麼和我相似的想法。」


靜形薙刀討厭槍的事,巴形薙刀當然知道。若指本丸原有的槍,始終份屬「前輩」的關係,靜形薙刀一開始不好發作,現在只是習慣和他們共處,外加他們三槍的個性很難讓人討厭,所以才算是相處融洽。


現在換自己是「前輩」,而對方的個性似乎又很「獨特」嘛……


「大千鳥十文字槍和他前主的逸話,其實和我們薙刀也有淵源,而且,造型上,與我們差別不算大,和其他槍有所分別。」


「那些逸話又不能拿來吃……巴醬就是在維護他。」靜形薙刀從大千鳥十文字槍的手上「搶」過他摘下掛飾放到今天特意揹着的袋後,就轉身離開:「我把這些拿回倉庫,巴醬喜歡和那傢伙聊可以繼續。」


「真是的……」巴形薙刀代靜形薙刀道歉:「很抱歉,那傢伙就是粗魯無禮。」


「妒忌,在妒忌,現世應叫吃醋。」


巴形薙刀一愣:「妒忌?」


點頭。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巴形薙刀馬上追上去。


望着跑遠的兩振薙刀,大千鳥十文字槍默默回頭,繼續找「被遺留」的掛飾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