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四七

宴會的食物和甜品,嗯,燭台切光忠特製,當然好吃。


除夕節目因為無論現世還是這邊都要顧及防疫的關係,所以全部改成完全沒現場感,有超足夠社交距離,甚至逐個分隔開的節目,變成悶死貓和刀的模式。不過嘛,出乎喵意料,亂藤四郎偷偷號召了所有有興趣表演的同伴們,在南海太郎朝尊的協助下,在一個可移動的舞台輪流表演,成為貓咪的一個超大驚喜!(特別鳴謝前田藤四郎的遊說,以及大典太光世借出倉庫空間「藏起」舞台)


滿滿可愛的短刀脇差,審神喵怎可能不喜歡?明明是冰天雪地的嚴寒天氣,有隻貓卻因為瘋狂應援和太興奮的關係,當眾表演扒皮,啊,脫羽織。


嘛……自己脫(雖然近侍會超級生氣)還好,連帶影響他人的話……


看到蜻蛉切扛走被打暈的千子村正,藥研藤四郎忍不住偷偷捏了貓咪一把,教訓她亂教。


「痛。」


「連累千子先生的貓咪沒資格說這個。」


「喵……」


熱熱鬧鬧的宴會、表演,讓人不會感受到時間的流逝,跨年的一刻不知不間來到。


喵,年越蕎麥麵,好吃。


吃好東西時,時間過得特別快的,在貓咪趕及吃下最後一口蕎麥麵(兩個小刀靈早早吃光在等着她),電視上的新年倒數正好開始。


十!


九!


八!


七!(已有刀拿出拉花炮)


六!(有刀拿出哨子和充氣應援棒)


五!(短刀們已進入「備戰狀態」)


四!(一期一振擱倒其中一個拿出拉花炮的刀,亦即是鶴丸國永)


三!(幾振粟田口短刀幫忙把鶴丸國永綁成球)


二!(貓咪站起來,近侍刀進入備戰狀態)


一!


拉花炮的拉花炮,吹哨子的吹哨子,最精彩是短刀們衝出去準備討御年玉時紛紛被藥研藤四郎擱倒。


「大將的御年玉一定是孩子們優先!」近侍刀擋在審神喵前面攔刀:「立刻排成一列,不排隊或者搗亂的沒收今年的御年玉!」


立即要多聽話有多聽話,呃……某仍在掙扎的鶴除外。


鎊!


「主殿請放心。」一期一振展示完美而且有禮的笑容:「我家的鶴這三天內無法生事。」


看着今年第一個被打暈的「傷者」,大家心裡除了活該外,再無其他形容詞。


接下來是新年的重頭戲:鍛刀!


收了御年玉的短刀們,為了實現小願望,早已在鍛刀房門外排列新的一列,剛剛在宴會裡吃飽飽的刀匠已整頓好,英姿颯爽地站在門外靜候主君的吩咐。


「是,給。」審神喵送上一份御年玉:「今年也請多多關照。」


然後,是鍛刀時間!


「喲!作為近侍,就由我先去協助吧……」


「藥研哥哥插隊!壞人!」


「就讓藥研一次好嗎?」審神喵輕笑合爪:「當藥研代貓去做今年的運氣測試好嘛喵。」


「主人開口,我們不好反對呢~~」用極脇擋格為自己開路,成為排第一的刀劍亂藤四郎大笑:「況且,我不信藥研哥哥的運氣,嘻。」


「我是代大將測運,你不相信我是看輕大將的意思?」


「嘻嘻,不敢。」亂藤四郎往前伸手:「請。」


「喵,『依賴札』和『手伝之札』都準備好呢……」審神喵大聲宣布:「新年鍛刀開始喵!」


一起鍛刀鍛至天亮吧!


P.S:結果?還要問嗎?休息一會才再繼續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