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O‧五

可能是最後一場表演的關係,今天的氣氛特別熱鬧。即使表演結束後已過了平日的晚飯時間,但有份欣賞表演的刀劍和貓咪就是賴在大廣間不走,繼續談論剛才的表演。到願意去吃飯時,已是超過半小時後的事,連帶送部隊出陣特命調查也延後,結果,屬於一貓一刀的「私人時間」來臨,已不知不覺到深夜。

呀,對了。

那個躲敵軍的「遊戲」,審神喵倒是「部署」得有模有樣。藥研藤四郎傾向相信是因為可以「宏觀」整幅地圖的她,可以看到敵軍前進的方向(嗯,有顏色顯示),所以再笨都知道不踩上去就可以,令這連場戰役尚算順利,如無意外,明天可以攻入敵方本丸,重整時間線。

換言之,「新人」明天會到,就像其他監察官般。

有話要問,一定要趁今晚。

「喵?」已換上睡袍的貓咪不解地望向短刀:「藥研有事?好像盯着貓看很久喵。」

藥研藤四郎一時語塞,想問的話全噎在喉。

提問大多要看時機,至少,要找一個合適的引子,否則實在過於突兀。尤其是涉及現世,而且是她不願多提的話題。

「喵?」見愛刀呆住,貓咪又喵了一聲。

「最近……還好嗎?」話一開口,短刀很想打死自己,問這種無聊的問題不但無法製造一個適合的契機,而且反而令對方懷疑自己是否笨蛋。

「藥研不是天天看到貓嗎?」審神喵側頭,又喵了喵:「這句好像和『很久不見』同義喵。」

果然被當成傻瓜。

管甚麼契機、氣氛,直接問吧!

短刀咬咬唇,吸一口氣,調整臉部表情:「我是問現世的事。今天是周末,妳說過,妳那邊的『僱主』要你們星期內有決定。」

審神喵的臉色立時一沉,很自然,同時亦惹人懷疑地背向對方:「沒,沒甚麼……藥研先顧好一期的事吧。他既然說出口會準備迎娶鶴丸,相信已有一定準備。藥研有空的,請多『回家』幫忙。」

藥研藤四郎明白今天的不協調感從哪兒來。

那是她最初逃避自己時的表情。

幸福的日子過得「太久」,令他幾乎忘記當初的日子。

被自己大哥拒絕的事。

無法可逃,只能依賴她,最後,很「正常」地,深陷其中。

然而,他們最初並非那些審神者「故事」般,立刻跳「幸福快樂地生活」的那頁,而是經過一段時間,而且只有單方面的追逐。

回應他的,就只有比任何刀劍更沉重的責任而非承諾。

那時的眼神……

「貓。」到藥研藤四郎從回憶中「驚醒」,他早已伸手強行拉對方到身邊,解開她身上的「咒術」:「我不是要談一期兄。」

「是要談妳的事。」

「用妳的真面目,對我說真話。」

「……每次都用這招……藥研不累嗎?」

「抱歉,除此以外,我暫時沒其他辦法。」短刀苦笑:「妳,太會逃。從以前起已是。」

「資料已發下來,只是未分發。」審神者放鬆自己的身體,倚靠在短刀的懷裡:「說出來,藥研應該會非常生氣。貓要負責把所有同事的資料交給公司,方便公司執行他們的『命令』。」

藥研藤四郎一如她所料怒火中燒,審神者只好用力打算站起來,但被他推到床上。

「的確很生氣。」短刀的表情像氣惱也像想哭:「是氣妳隱瞞不說!我管其他人去死!就算妳不交同僚的資料,妳不是老闆,妳不交出去,以為他們會沒有嗎?這幾天只談一期兄的事,妳的事卻不再對我說。若不是用妳所謂的『同一招數』,妳會願意說自己的事才怪!」

審神者別過頭不回話。

「已不是第一次……常常談到自己的事,妳就會逃避。」短刀完全消去平日親暱的稱呼,直接稱「審神者」為「妳」:「妳要記住,現世的妳是誰、是甚麼人,我不會理會。在這兒,妳是『我』的妻子,擔起妳的憂慮是我的本份。妳每次逃避,在我而言,全是輕視我的『責任』和『意志』!」

生氣的藥研藤四郎不好惹,審神者當然很清楚,但沒料到他是生自己不說的氣。

「妳要過我『帶妳走』,但不告訴我到底發生甚麼事,叫我如何『帶妳走』?」

被銳利的視線盯得越久,審神者的「防備」越見崩解。

短刀乘勢「會心一擊」。

「我要妳說出來,詳細地。」語氣稍為緩和,而且扶起已嚇得身體伋抖的妻子:「有關這次妳要面對的事。」

審神者一五一十地說出公司的要求,以及她和所有同事面對的情況。

「記得妳說過,拒絕會將妳的資料的交上去,另一方面,因為你們那個叫『合約』的東西的要求,已難以即時辭職。」藥研藤四郎低吟:「在聽妳的想法前,可以聽聽我的嗎?」

審神者點頭。

「用咒術自縛沒錯很麻煩,但,為顧全整個本丸,以及本丸裡所有刀劍的安全……」藥研藤四郎抬頭轉向審神者:「我希望妳可以暫時忍耐,答應他們的要求。」

「咦?」

「我們正計畫的事,很大機會因為妳的資料被政府得知,而令這邊的事曝光。」短刀淡淡地道出分析:「到時候,不只妳會失去藏身之所,大家都會。」

「藥研……竟然贊成?」審神者詫異對方會先自己一步說出「答應」要求的話。

「就當為了保護大家,要辛苦妳答應。」藥研藤四郎握上審神者的手:「如果真的無法接受,那儘管回來,本丸上下,會不惜一切保護妳和照顧妳。」

審神者此刻很想哭。

「一旦接受,日後有人質疑妳的選擇,妳可以理直氣壯地去想,妳是為了本丸,而不用再管他人的想法。」

「……是!」

審神者感激短刀沒要她回答她的抉擇,而且代她說出她無法說出口,暫時最「安全」的選擇,並且包上一個「守護本丸」的外衣。

「藥研……」

「嗯?」

「謝謝你。」

「笨蛋。」藥研藤四郎揉揉審神者的頭:「為妳分憂,是我的本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