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四

某打刀似乎已習慣一事。

他們家的貓咪「大人」的運氣不是說「差」可以形容,那些只差一步可以回本丸休息的事,加州清光不知不覺間已經習慣。

全隊同樣無感自然不可能,原以為可以回去見見(未來的)弟弟們的兩振太刀,臉色就不算太好看。

怪責?不會,甚至連抱怨都沒開口,尤其是以一期一振的個性,根本不會有做出有違禮節的事;骰(步)子(數)是審神喵擲出,靈力無法支撐他們探索或反擊更大的範圍,即使失望都會接受。

「嘿,果然夠驚嚇。」反觀鶴丸國永以輕鬆的心情面對:「主殿的骰運在預期內,不過站在傳送點前要我們只能看不能走過去這一點,真的嚇倒我。好歹知道無法多走時,暫時讓我們在前面的位置待機。哈哈,好玩。」

「鶴。」一期一振輕聲薄責:「在背後議論主殿並不妥當。」

「嘛,說說沒關係啦。」加州清光伸伸懶腰,順便鬆鬆因為連番殺敵而繃緊的關節和肌肉:「那隻大變態不會聽到,就算聽到亦不會介意啦!」

「初始刀大人,我雖敬你作為本丸之元老,但有些話不便亂說。」一期一振自覺說多而自行打住,後面的鶴丸國永伸手摟上對方的肩,把他拉至無法站直再用力揉毛。

「哈哈,你這個一期太認真啦!小心會嚇壞其他同僚呢!」

「喂!」

噗……

聽到笑聲的兩刀立刻回頭看,來源果然出自加州清光。

「看來,大變態可以放心一點呢!」見一期一振眼神一晃,而他背後的鶴丸國永朝自己打眼色示意「閉嘴」,加州清光維持原有的可愛的笑容續說:「嘛,這幾天一起出陣,見一期先生多了很多並非工作用的表情,感覺越來越親切啦……不過嘛,說教的囉唆情況就……嘛,真的很可怕,虧你的弟弟們可以忍受呢。」

大和守安定用銳利的眼神瞪了加州清光一眼,但紅色打刀若無其事地繼續淺笑。

一期一振頓了頓,收回責備的眼神,語帶擔憂地反問:「失禮了,剛才不小心用上兄長的語氣。最近無法專注維持工作狀況,有為大家帶來麻煩嗎?」

「不會啦。」加州清光笑得越加愉快:「吶,如果沒猜錯,一期先生和鶴丸先生的喜事近了?想必準備得差不多吧?」

一期一振往後瞄瞄鶴丸國永,走前幾步彎腰低聲問:「為甚麼有如此想法?」

猜到對方不希望未婚伴侶擔心,加州清光也壓低聲線回答:「願意多流露自然的表情,多是和感到安心有關吧。可以令一期先生安心下來,自然表達自己的,大概只有鶴丸先生。正式結緣是好事呢,若非已經正式結緣,我在很久以前大概會完全失去安定……」

大和守安定如何被「召喚」回本性、回復笑臉,是加州清光努力一點一點向他展示他們之間的點滴,以及重看兩人立誓相守「一生」的畫面。

水藍色髮絲太刀的眼神慢慢柔和下來。

「最初只不過希望模仿人類,『承諾』的力量意外地強大,但,同樣成為我和安定最重要的連繫。」加州清光抬頭,雙眼堅定有神:「只屬於這兒的。我知道,從那時起,無論以前的我和安定是怎樣的刀劍,現在的我們只會屬於彼此,在本丸的一切就是我們最寶貴的時光。」

一期一振逐漸理解初始刀話裡的真正意思。

「嘛~~」打刀往後踏開一步,轉身回復平日的表情和眼神:「大變態今晚應該不會理我們,我們紮營休息喲!」

「好主意!」鶴丸國永立刻去改變「現場」的氣氛:「我會準備好一整晚份量的驚嚇啦!」

「不要呢,這是我身為部隊長的『命令』。」加州清光回以甜美的笑容:「休息不足是美容大敵,會令人越來越不可愛,到時沒『人』愛你,我不管喲。」

「吓?!難道會令一期不愛我嗎?那惟有聽隊長的命令呢!」

「為甚麼我會覺得鶴丸先生會這句才是代表有陰謀?」

「沒有沒有。」鶴丸國永不斷搖手:「真的沒有,我保證。」

「鶴的保證,我相信大家不會相信。」

「哇呀!連一期都加入欺負我。」白色太刀拍拍胸口裝模作樣說自己害怕,逗得大家大笑,那種站在傳送器前又無法進去的鬱悶全一掃而空。

坐在遠處,從知道今天無法回本丸開始,就一直看着他們的笑面青江枕到石切丸手臂輕笑。

「請問是否看到有趣的事?」狀況外的石切丸溫柔地問。

「沒。」笑面青江思索片刻,笑得更開心:「我的御神刀大人的偵察力仍要鍛練呢。」

被取笑的大太刀不怒反笑:「不要緊,如果是重要的事,相信『夫人』一定會告訴我。」

被反擊的笑面青江瞬間臉紅:「……當然。」

休息一晚,明天精神翼翼地回本丸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