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三‧五

正如次郎太刀的估計,有振短刀回到本丸後第一件事做的,就是用「專業」的工具去檢驗「酒」是否含有毒性。


作為22XX年的世界建立的空間,即使是為了和「古代」,以及審神者真正身處的時代取得平衡,某些現世不常用,但在這兒「必需」的工具是必要的。


簡單說,驗毒工具。


說的不是甚麼檢驗有沒有濫用藥物的「儀器」,而是真正檢查物件裡是否含有毒素,包含「含量」。


傳聞是以前曾發生審神者誤食刀劍們從以前時空帶回來的「食材」而中毒的事件,所以「時之政府」提供相關儀器給有需要的審神者申請。雖然分配需時,但不少審神者因為從現世到這邊就任……直接一點說,根本對平日食的食物的原形、特性的認識是零,要他們辨認食材是否適合進食根本不可能。


甚麼?叫刀劍們去分?拜託,他們剛開始「當人」,那是強刀所難好嗎?


嗯,其實「時之政府」在建立這個空間時,已「調低」「大自然」出現嚴重毒性的動、植物的機率,但,毒和藥是一體兩面,加上戰略上用毒亦是重要一環,所以無法完全令毒在這個空間裡「消失」。再者,無論是刀劍男士到「古代」,還是審神者從現世來回,有意或無意帶回「彼方」的「生命」,也是本丸,以至本丸一帶會出現「意料之外」的有毒植物,,以至動物的原因。


總之,那儀器有存在的必要,而且現在可以派上用場。


結果當然是令藥研藤四郎安心,他馬上守諾將結果傳給次郎太刀和日本號。然後,拿回剩下的「檢測物」回房間。


要他留下或交回那瓶酒?


不可能。


回到房間後,瞄到他的壞貓咪生氣地趴窗看BL,藥研藤四郎沒立刻叫住她,而是靜靜地到小浴室洗手和更換手套。


酒隨身帶着,以防那隻酒量和酒品也不好,但偏偏無法抗拒甜酒的貓咪偷喝。


到他洗淨雙手,帶回手套步出時,已看到他的貓咪坐到茶几前,以期待的眼神望住他。


X的!肯定有刀已告訴她那酒可以喝。


看着雙眼閃閃發亮的貓咪,藥研藤四郎想起剛才某貓舔手的畫面。


呀……對了,這幾天因為之前談論招募新審神者的事,觸發了不少刀劍的語言技能,有些傢伙故意用不同的西洋外語去逗她搏取讚美和「奪取」她各種表情……


很氣。


「喵……藥研……」見賣萌不成,審神喵開口討酒喝:「一點,就一點好嗎?」


短刀沒理會她,自己給自己斟酒喝,呷了一口,果然很甜,而且有一種平日的酒裡沒嚐到的香氣。


「喵~~~」有貓使出「貓化」絕技。


短刀又呷一口酒。


「喵~~喵~~~~」貓咪站起來,身體傾前,尾巴輕搖,用盡全力賣萌。


短刀挑挑眉。


「藥研……喵……喵……」喝過好東西的貓咪不會輕言放棄,刻意用肉球拍拍短刀拿杯的手,繼續用閃閃眼「攻擊」。


本身不完全反對她碰酒的短刀偷瞄一眼,本打算倒一丁點她舔舔,但在行動前,腦海浮現剛剛她為嚐酒而不顧儀態的一幕,認為是時候「討回」。


吸一口氣,摘下一隻手套,望着自己傷痕累累的手,猶豫片刻後,仍決定將酒倒一點到「掌」心裡。


貓咪看在眼裡,心裡有一絲酸澀,當短刀向自己伸手,就乖巧地雙爪抱住他的手輕舔,直至喝光上面的酒仍未停止,繼續由掌心開始往指尖舔去,慢慢改為吸吮對方的指尖。


不消一會,藥研藤四郎急急收回他的手,直直地看着貓咪。


「藥研的手好味道,給貓多吃一會好嘛喵。」


「再讓妳『吃』,我會控制不住!」


「喵,貓記得藥研以前沒考慮過要『控制』啊。」有貓壞笑。


「嘖。」


「藥研吃醋了喵?」


短刀立刻別過頭:「明……明知故問。就算想試,怎可以去舔其他男人的手。」


「喵。」審神喵低頭:「那時沒想起次郎是男人嘛。」


藥研藤田郎翻白眼:「次郎先生聽到大概會想哭。喂,妳這隻BL腐貓,怎可能忘記次郎先生是男人?」


「他長得這樣漂亮,貓看多少次第一個反應都是高大漂亮的姊姊呀喵。」有貓理正氣壯地回答,短刀再次翻白眼,之前的怒氣完全消失。


「我開始覺得,有被當成男性的我,已算幸運。」話題因為貓咪「胡言亂語」而歪掉,一貓一刀開始聊無聊事,不過嘛,即使貓咪再向短刀討酒喝也不再得到一滴酒了。


「這是教訓。」短刀喝掉最後一口:「真的很棒,不過,怕有貓偷喝,我決定一口氣喝清光~~」


「藥研很壞!」


「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