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三‧五

正如次郎太刀的估計,有振短刀回到本丸後第一件事做的,就是用「專業」的工具去檢驗「酒」是否含有毒性。

作為22XX年的世界建立的空間,即使是為了和「古代」,以及審神者真正身處的時代取得平衡,某些現世不常用,但在這兒「必需」的工具是必要的。

簡單說,驗毒工具。

說的不是甚麼檢驗有沒有濫用藥物的「儀器」,而是真正檢查物件裡是否含有毒素,包含「含量」。

傳聞是以前曾發生審神者誤食刀劍們從以前時空帶回來的「食材」而中毒的事件,所以「時之政府」提供相關儀器給有需要的審神者申請。雖然分配需時,但不少審神者因為從現世到這邊就任……直接一點說,根本對平日食的食物的原形、特性的認識是零,要他們辨認食材是否適合進食根本不可能。

甚麼?叫刀劍們去分?拜託,他們剛開始「當人」,那是強刀所難好嗎?

嗯,其實「時之政府」在建立這個空間時,已「調低」「大自然」出現嚴重毒性的動、植物的機率,但,毒和藥是一體兩面,加上戰略上用毒亦是重要一環,所以無法完全令毒在這個空間裡「消失」。再者,無論是刀劍男士到「古代」,還是審神者從現世來回,有意或無意帶回「彼方」的「生命」,也是本丸,以至本丸一帶會出現「意料之外」的有毒植物,,以至動物的原因。

總之,那儀器有存在的必要,而且現在可以派上用場。

結果當然是令藥研藤四郎安心,他馬上守諾將結果傳給次郎太刀和日本號。然後,拿回剩下的「檢測物」回房間。

要他留下或交回那瓶酒?

不可能。

回到房間後,瞄到他的壞貓咪生氣地趴窗看BL,藥研藤四郎沒立刻叫住她,而是靜靜地到小浴室洗手和更換手套。

酒隨身帶着,以防那隻酒量和酒品也不好,但偏偏無法抗拒甜酒的貓咪偷喝。

到他洗淨雙手,帶回手套步出時,已看到他的貓咪坐到茶几前,以期待的眼神望住他。

X的!肯定有刀已告訴她那酒可以喝。

看着雙眼閃閃發亮的貓咪,藥研藤四郎想起剛才某貓舔手的畫面。

呀……對了,這幾天因為之前談論招募新審神者的事,觸發了不少刀劍的語言技能,有些傢伙故意用不同的西洋外語去逗她搏取讚美和「奪取」她各種表情……

很氣。

「喵……藥研……」見賣萌不成,審神喵開口討酒喝:「一點,就一點好嗎?」

短刀沒理會她,自己給自己斟酒喝,呷了一口,果然很甜,而且有一種平日的酒裡沒嚐到的香氣。

「喵~~~」有貓使出「貓化」絕技。

短刀又呷一口酒。

「喵~~喵~~~~」貓咪站起來,身體傾前,尾巴輕搖,用盡全力賣萌。

短刀挑挑眉。

「藥研……喵……喵……」喝過好東西的貓咪不會輕言放棄,刻意用肉球拍拍短刀拿杯的手,繼續用閃閃眼「攻擊」。

本身不完全反對她碰酒的短刀偷瞄一眼,本打算倒一丁點她舔舔,但在行動前,腦海浮現剛剛她為嚐酒而不顧儀態的一幕,認為是時候「討回」。

吸一口氣,摘下一隻手套,望着自己傷痕累累的手,猶豫片刻後,仍決定將酒倒一點到「掌」心裡。

貓咪看在眼裡,心裡有一絲酸澀,當短刀向自己伸手,就乖巧地雙爪抱住他的手輕舔,直至喝光上面的酒仍未停止,繼續由掌心開始往指尖舔去,慢慢改為吸吮對方的指尖。

不消一會,藥研藤四郎急急收回他的手,直直地看着貓咪。

「藥研的手好味道,給貓多吃一會好嘛喵。」

「再讓妳『吃』,我會控制不住!」

「喵,貓記得藥研以前沒考慮過要『控制』啊。」有貓壞笑。

「嘖。」

「藥研吃醋了喵?」

短刀立刻別過頭:「明……明知故問。就算想試,怎可以去舔其他男人的手。」

「喵。」審神喵低頭:「那時沒想起次郎是男人嘛。」

藥研藤田郎翻白眼:「次郎先生聽到大概會想哭。喂,妳這隻BL腐貓,怎可能忘記次郎先生是男人?」

「他長得這樣漂亮,貓看多少次第一個反應都是高大漂亮的姊姊呀喵。」有貓理正氣壯地回答,短刀再次翻白眼,之前的怒氣完全消失。

「我開始覺得,有被當成男性的我,已算幸運。」話題因為貓咪「胡言亂語」而歪掉,一貓一刀開始聊無聊事,不過嘛,即使貓咪再向短刀討酒喝也不再得到一滴酒了。

「這是教訓。」短刀喝掉最後一口:「真的很棒,不過,怕有貓偷喝,我決定一口氣喝清光~~」

「藥研很壞!」

「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