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三

早上通往後山的路上,有幾個偷偷摸摸的身影。

「喲,你們早上偷偷摸摸從後山推一大車東西回來,到底在做甚麼啊?」近侍刀突然在鬼鬼祟祟的刀劍們前現身,嚇他們一大跳。

畢竟嘛,大太刀、太刀等等的偵察,不是一般的低,尤其對手是極短的時候。

「喵……」嗯,偵察低得連貓咪主君也沒發現。

「主主主……人?」被逮住的刀劍雙眼瞪大:「主人今天不是要去現世上班嗎?」

「喵,昨天加班趕了回去幫忙,今天在『家』待機。」審神喵甩甩尾,好奇地往手推車探頭:「酒甕??喵?還只是普通的壺??」

「盛酒當然是用酒甕呢~~~主人。」次郎太刀最快反應過來,打開「蓋」讓貓咪「遠觀」:「早幾天,網上有傳聞說後山的竹林有天然的酒可以收割,我們早幾天過去看看,發現真的有類似的東西,所以帶了酒甕過去,把它們斬下來再收割下來呢。」

不只審神喵,連近侍刀都側起頭來。嗯,如果自己沒聽錯,次郎太刀剛剛說是「酒」,現在聞到都是酒香沒錯……只不過……收割??

酒是一種可以用「收割」去描述的東西嗎??

還要用斬的耶。

「哈哈!」見一貓一刀呆住,日本號禁不住大笑:「是貨真價實的竹酒啦,聽說比猿酒罕見得多,哈哈。」

「喵?」貓咪的疑惑更深,頭也側得更偏了:「祝酒?最近有慶典……給一期的婚禮做賀禮的?緣酒又是甚麼?喵……結緣的酒?所以,真的為一期和鶴丸去買的?但,後山有酒賣喵?」

日本號失控地狂笑,即使遭大家白眼亦沒有停下。次郎太刀溫柔輕笑,伸手揉揉貓咪的頭頂,並將視線投向正打算瞪住自己的短刀:「現世已很少人談及酒的傳說,主人沒聽過可以理解,未知近侍大人有否聽過竹酒?」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低聲表示戰場以外的事,以前很少聽聞,更遑論記住。

「如果是小孩子的床前故事,人家記得是說麻雀搜集在竹子裡的米變成酒。」次郎太刀的笑容依舊溫柔,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背後的小豆長長,再次對上審神喵和近侍刀的視線:「如果是成年人,不,以付喪神竹旳角度,此乃上天的恩賜。」

次郎太刀舀出一小勺,倒到掌心裡細心聞它的香氣:「是已長上一定年月的竹子,吸收大地精華後,得到天時相助,在他的體內自行蘊釀的佳釀。」

說畢,大太刀優雅地呷下掌中的酒:「嗯……果然甘美呢。」

有刀瞄到自己的壞貓咪吞口水。

而且,看到的不只他,次郎太刀故意朝貓咪一笑,以指尖抹去殘餘在勺子裡的酒液後,在貓咪的眼裡搖晃手指。

「喵!」有貓「本能」地撲上去舔大太刀的手指,藥研藤四郎的機動雖然很高,但在他伸手拉貓前,那隻壞貓咪已經幸福地瞇起眼。

「次郎的手指很甜~~喵~~~」

「不准亂給東西大將吃!」藥研藤四郎氣得快爆炸:「她可不是刀,吃錯東西無法手入!」

「正式收割前有詳細調查和帶回去給南海先生檢驗。」小豆長光代答:「即使是我們,誤吃毒物也可能折刀。」

意猶未盡的貓咪,維持抱住次郎太刀的手的狀態抬頭:「為甚麼大家都說『收割』?」

大家瞪大眼,原來有貓仍未明白竹酒的原理。

日本號狂笑一番後,制止想再次解釋的次郎太刀:「讓我來吧。其實啦,就是自然現象。夠粗壯的竹子吸收大量的土地裡的水份、附近竹樹的樹時,因為溫度剛巧在適合發酵的範圍內,所以在低溫情況下發酵成酒並結成冰。只要把竹砍下,把冰弄出來回溫就成為我們今次『收割』的竹酒。」

「果然是收割呢喵……」貓咪雙眼發光:「很神奇!」

「竟然一本正經地說出原理。」藥研藤四郎不可置信地盯着日本號看:「很意外。」

「喂喂,好歹我也是正三位的刀!」

「哼,我還是不大相信這種方式收割的酒無害。」藥研藤四郎冷靜地轉移話題。

「是!」次郎太刀輕笑,拿過一個細小的酒瓶,往裡面舀上一勺:「記得近侍大人通曉藥理,就請近侍大人檢查,在近侍大人有結果前,人家不會亂喝,未知這建議近侍大人滿意否,呢?」

日本號想制止「交易」,但因為次郎太刀的笑容而收回手。

「我要回去化驗。」藥研藤四郎一手接過酒瓶,另一隻手牽貓:「請恕我們失陪。」

待他們走遠後,日本號開口問:「待會兒那小子隱瞞或者竄改報告,我們的努力不就白費嗎?」

「嘻。」次郎太刀愉快地笑:「他只是妒忌呢。人家猜,他比我們更想知道主人能否呷上一小口……嘻,只在他面前的。」

「次郎?」小豆長光望向自己的「妻子」表示不解,次郎太刀調整姿勢枕到他身上,開心地戳着對方的鼻尖玩:「嘻……人家看出來呢,近侍大人吃醋啊。嘻,相信沒幾個男人,可以看到自己的妻子舔別個男人的手而不生氣吧?最近看他們挺鬱悶的,機會難得,人家故意演給他看呢!」

「貿然惹近侍大人生氣的事,還請夫人不要做。」

「是~~~」次郎太刀點頭:「不過,相信近侍大人現在已經消氣,忙着檢查那些酒呢。我們快點拉回去藏好,以免被近侍大人搶啊。嘻,日本號大人,你也希望可以安心地請『他』品嘗這種酒吧?」

「嘖……」日本號抓抓頭:「都被發現了。好!回去吧!」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