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一‧五

出陣意外,嗯,意料之內地順利。

加州清光並未將所有新選組的同伴入隊,只讓大和守安定加入,然後再請攻防兼備,並可以作大範圍攻擊的刀種輔助,就算審神喵有說過可以利用「保護隊長=保護隊伍」的機制存在,仍然以新人在戰鬥中的安危,確保戰事可以繼續為優先選項。

「不愧是初始刀,即使那傢伙令人討厭,亦以完成任務為先。」一貓一刀趴在投影螢幕前邊吃薯片邊評價。

氣氛變得「輕鬆」的原因,其實因為這次改用薯片教貓上下左右(笑)。

貓咪很乖,沒拍碎薯片。

惟一可惜的是,某貓的運氣依然不是普通的差,「一」和「二」的點數交錯,基本上這兩天都只是簡單指點幾句就完一「回合」的「出陣要求」。

「雖然很對不起清光。」審神喵癱倒在地,近侍刀看不過眼伸手撈貓坐起來,懶貓突然眨眨眼,想起一件算是重要的事:「昨天那壞刀欺負地藏,去看一下他如何?」

瞄瞄那座如山般的工作,又望望想偷懶的貓咪閃亮的懇求眼神,藥研藤四郎輕輕點頭,審神喵立刻開心地撲過去拖起短刀,要他一起出去。

「希望地藏不會因此鬱悶。」那天的事是他們從沒料到。在本丸裡公然揭發同一個本丸的同僚的「過去」,如非地藏行平在某次現世轉播會裡,向本丸全體刀劍承認當日的事,一文字則宗那番話會掀起一場怎樣的風波實屬難料。

加上貓咪聽聞那傢伙和大和守安定談及沖田總司的事……若非她的寶貝打刀已經過那場痛苦的修行,恐怕結果不堪設想。

「那傢伙是故意來刺激大家嗎?」審神喵一爪牽住藥研藤四郎跟他說新監察官的壞話,一爪佯裝望遠鏡舉目四盼,突然愣住:「不會吧?」

「哦?」藥研藤四郎循貓咪的尾巴+視線望過去,之後輕笑一聲:「他們平日都會啊,有時候,江雪大人亦會加入。」

「喵?」有貓傻眼。

太閤左文字拉着地藏行平和其他短刀玩,這種畫面是「日常」。

身為腐貓,不可能不知道呀!

大概看穿貓咪的心聲,藥研藤四郎自行補充:「妳不知道很正常,平日地藏先生經常待在房間裡和江雪大人談論佛學,有時甚至叫上山伏大人和數珠丸大人。出門玩較少,若是會出門跟大家玩,那可以肯定是太閤君拖他出去,江雪大人偶爾會跟過去。」

回想席間的畫面,審神喵掩住嘴巴以防自己尖叫(至他們發現),努力冷靜思緒後,低聲問身邊的短刀:「貓……怎會沒發現,他們的關係太好……喵呀!藥研又打貓!」

「喲,請住腦呢,大將。」近侍刀乘機戳戳貓鼻:「妳那個腐腦很久沒發作,所以忘記將會受甚麼『教導』嗎?」

貓咪故意別過頭不理,繼續去看可以提供大量腦補素材的畫面,在短刀準備出手拖走教訓前,突然收回視線溫柔一笑。

「已經不用擔心呢喵。」

「嗯?」

「他被大家寵愛着呢喵。」審神喵主動要回去工作:「希望之後的骰運好一點,貓要快點看到那傢伙,然後咬他!欺負清光後,竟然動貓的安定?安定沒首落他,就算清光放過他,貓也要去咬他!」

短刀一愣,然後大笑:「好,好。大將要咬他,我會隨侍在大將身側保護大將,以免被他誤傷。」

「嘻嘻,藥研很乖。」

「哈……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