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一

一如預期,新人就在表演後翌日早上出現。


出乎意料的事仍是有的,直接令新人成為繼南泉一文字後,一見面就讓貓咪即時炸毛的刀。


原因?


和當日分別很大。


「竟敢欺負貓的清光……」喵一聲,審神喵追着新刀要咬,近侍刀快步跟在她身邊,以免有刀「反抗」時傷害她。


「大變態咬他!咬他!咬他!」初始刀大人在旁邊打氣,大和守安定雖然在翻白眼,但無意阻止。


可以肯定,今次不是貓科動物之間,初次見面時的互相威嚇。


其他刀劍繼續喝茶或喝汽水、吃薯片,把貓追刀咬的畫面當趣劇看,心忖反正最後她只會累趴咬不到,但多少希望這一次有奇蹟。


總之,五分鐘後,貓咪如大部分刀劍所料般趴在地上,近侍刀很平常地扛起貓就走,沒為貓咪奇怪的行為解釋或道歉。反而同一刀派山鳥毛走上前迎接「祖宗」,再三提醒惹惱「小鳥」的事不要再做。


「今天近侍大人心情不錯,所以沒代小鳥出手。」山鳥毛由衷提醒:「否則,以近侍大人的能力,要從他的手裡逃命,這兒所有刀劍大概都無人能夠做到。」


即使預先「提醒」,不代表有刀會乖。由於「到埗」時已過早飯時間+「原‧監察官大人」表示自己已吃過早餐,所以和大家第一次同「屋」吃飯是午飯時間。


相信是作為「前」政府直屬人員的習慣或同僚之「情」,新來的太刀 一踏進飯餐,就四周張望,尋找以前的同僚們。


「時之政府果然是慈悲為懷……」找到目標後,太刀瞇眼望向「前」同僚,語帶輕佻地笑:「原來真的是安然無恙地,在時之政府轄下的本丸裡生活……」


「嘻嘻,前陣子因為有監察官的身份在身,不便透露名字,現在趁大家都在就重新自我介紹。」太刀為自己拍拍手:「我乃身價值一萬兩,在此之前長年隱居的一文字則宗。」


「說自己隱居的傢伙,卻是時之政府的監察官,怎樣說也說不通嘛。」自「那傢伙」進門後,從沒給對方好臉色的加州清光忍不住調侃:「上面有不准說名字的『規定』?還真是第一次聽說呢。」


「我們當時有報上名字。」水心子正秀立刻反駁:「這是作為新新刀之祖應有的禮貌!呀……不好意思,語氣似乎有點激動。」


「哈哈,水心子確是好孩子。」源清麿輕笑,伸手作勢要揉對方的頭。


「喂……」水心子正秀順避過,只是從眼神看來,已是非常生氣,若非要顧及面子,相信早已教訓對方。


「我們當時亦已自我介紹。」肥前忠廣嘖了聲,不屑地回應,另一邊的地藏行平臉色沉下去。


「吾那時候……」


「我有叫你,所以算有報上名號。」坐在另一側的古今傳授之太刀立刻打斷地藏行平的話,溫柔地輕笑:「沒事呢。」


「可是,若不是吾當時一心要保護姊姊大人,也不會……咕……」


「沒關係,真的。」在古今傳授之太刀說話的同時,坐在地藏行平兩旁的刀劍同時伸手揉他的毛安撫,冷靜下來的地藏行平默默閉嘴不再反駁。


山姥切國廣挑挑眉瞄瞄自己的身邊「人」,馬上得到回應:「我那時候沒說又怎樣?看到偽物用上自己的名號,當然不會說出來,以免玷污自己的名字!」


「哦。」


「是嗎?」一文字則宗拿出腰間的摺扇打開又合起:「原來就只有我和長義小子沒即時報上名號……有點意外呢。」


然後又再斜眼望向地藏行平,很快忍不住走過去「打招呼」:「以作為政府的叛徒而言,不介懷名字被報上,令我有點意外……啊?!」


啪!


坐在地藏行平兩旁的江雪左文字和太閤左文字同時拍案而起,左右伸出攔在地藏行平和一文字則宗之間。


「再聽到有辱同伴之言,即使希望維持本丸的和睦,亦請恕在下失禮。」


「欺負地藏哥哥的,我不會放過!」


「教訓」太刀的,還有飛到他身邊被他閃避過的筷子。


「只是閒談,請不要太在意。」


「對你來說是閒談,但聽者有意,聽到的人的心情、想法,不會因為你一句話就可以不在意!」慢半拍的審神喵站起來「警誡」:「若再有下次,丟過來就不會是筷子喵!」


藥研藤四郎已走過去撿起筷子,回頭望了一文字則宗一眼,再轉去貓咪主君,一面慢慢地往回走,一面語氣平淡地開口:「大將,丟筷子沒殺傷力,沒有阻嚇力。本體為安全計,請恕不能給妳用……」


然後抽出刀鞘上的笄:「小柄有時候我要用,笄可以留給妳。」


審神喵白了他一眼:「笄和筷子一樣沒殺傷力喵。」


「再有下次,不用大將出手,我會代大將出手,笄只是希望大將平日打扮亦可以用上我的一部分,方便我隨時跟隨妳身旁。」


亂藤四郎吹口哨,可惜仍未能挽救僵持的氣氛。


最後還是由始作俑者道歉來解決,一文字則宗承諾絕不再提地藏行平一度叛變,意圖修改歷史的事。


午飯時間未完,審神喵無視休息時,下派之的出陣指示:「清光,什飯後,繼續出陣甲府。喵……人選除了必須有一文字則宗外,其餘由清光全權挑選。貓惟一要求是,出陣編排以一文字則宗為隊長,以防新人因隱瞞傷勢而折刀,進軍命令仍由清光負責!」


了解貓咪的打刀當然理解對方的用意,立刻站起來領命:「是!」


「出陣要小心,在上面安排的保護機制下,新人的安危有最低限度保障,大家到時可以放心殺敵,徹底清除被封閉歷史點裡的遡行軍!」


「明白!」


近侍刀眨眨眼,微微低頭輕笑。


看來,她真的很生氣呢。


由她好了,反正那新人又死不了,讓高高在上,又自稱隱世的傢伙了解戰場的一切,亦是「新人」成為戰力的「訓練」之一。


就這樣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