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八八‧五

「咦?」看到貓咪打開外層紙箱,藥研藤四郎一愣:「兩個紙箱?那個小的紙箱是放配件嗎?」

他記得之前已發現有貓偷買大娃,不過當時她說想試試給家裡的貓咪換個高一點的身體,所以沒再理會,現在看到大紙箱裡,有一個和本丸裡的貓偶相同尺寸的紙箱,和一個紙質比較薄,只有手掌大小左右的紙箱,怎樣看也不像她之前所說的「一隻較高的貓偶」。

審神喵露出擔心的樣子:「紙箱果然是一樣大……貓當時好像有量過家裡的尺寸,記得那隻沒30CM高的……」

貓咪說完轉身找「貓」,拿過本身已在家裡的「貓偶」,放在紙箱的旁邊量度:「喵,的確比紙箱『矮』,不管了,打開吧!」

嘴巴說「打開」,但短刀只看到有隻貓咪只顧擺上人偶們去拍照,忍不住要吐槽:「喂喂,不是說打開看嗎?」

「開箱前拍照留念是基本!」

哦。

藥研藤四郎懶得理貓,繞起手由她繼續拍拍拍。

「好!正式開箱呀喵!」審神喵打開紙箱:「喔?真的比較高呢,不過,太紫耶……」

藥研藤四郎走過去看:「比之前那隻,顏色更接近妳了。不過,身材太好這點和妳完全不像。」

「藥研,你想死?」貓咪露爪要脅。

「呵,能抓傷我再說。」

審神喵自知機動遠遠不及對方,嘀咕幾句後蓋上之前的紙箱,伸爪去拿小紙箱。

「咦?一隻小的?」比起罵貓咪亂買,藥研藤四郎對眼前的小東西較好奇,比貓快手拿走小貓偶:「好像和我那隻較小的人偶的尺寸……果然很配合,多謝喲。」

「咦?」審神喵呆住:「那是貓的呀!!!」

「妳買來給我的人偶當老婆的,那當然是我的東西。」短刀厚顏無恥地「搶」玩具:「不信妳可以下樓問大家,剛才大家都聽到。」

貓咪想哭。

「對了……為甚麼臉只有輪廓,沒顏色?」

「貓沒加上妝貴啦。」審神喵攤爪:「很貴,而且嘛,他們說只會替貓咪上黃色斑紋。喵,先不談貓是紫色的貓咪,沒有黃色斑紋耶,藥研你想想,在紫色的貓咪上面畫黃色的斑紋會是甚麼模樣?」

短刀抬頭想像幾秒後直接翻白眼:「我再不懂審美也會感覺很可怕,他們是笨蛋嗎?」

「沒有訂製選項就只能這樣呢。」貓咪攤爪。

「可是,總不成一直這樣吧?」藥研藤四郎指指兩隻沒任何打扮的貓偶:「很古怪。」

「放心,貓會加油畫!!雖然貓畫得很差。」

「不找人畫?」

「你付錢?」審神喵搖尾:「現世的錢啊,不收小判。」

「……請夫人拼力一試。」藥研藤四郎立刻恭恭敬敬地向審神喵行禮。

「知道啦~~」貓咪喵一聲後點頭:「就算藥研不說,貓也會啦。」

「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問兄者剛才……」 「不過是偶遇,並無其他意思呢,弟弟在妒忌?」 「不敢。」 「還是說弟弟擔心我被欺負?」 「我相信兄者的實力,不敢有一絲懷疑。」 髭切雖然表情、眼神無改,但內心只覺無奈,心裡閃過一瞬要讓那位美人見識一下不通情趣可以到甚麼程度,從而察覺他身邊的一振已比很多人厲害,不過轉瞬打消那個念頭。源氏的名聲、尊嚴不值得因為那點不甘而被破壞。 不過,取「對手」的長處去學習是知己知彼下的計謀,絕

縱使心裡有所懷疑,但最愛的一振以最熱情、甜美的姿態求愛時,水心子正秀在源清麿再三誘惑下全面淪陷。 「……清麿……對不起,在清麿心思混亂時我卻乘人之危。」在兩人稍事休息的時間,水心子正秀突然換成正坐,一本正經地向源清麿道歉。即使剛結束激烈的「塗香水」,源清麿的腦袋仍然很清醒,嘴巴剛張開要說出平日相似安撫對方,甚至要比對方更鄭重地道歉前,髭切的話突然閃過他的腦海,心念一轉,源清麿的嘴角不自覺勾起:「所

「噯呀,這不是我們的小美人嗎?」軟糯甜美的的聲音在夜裡響起,源清麿輕吸一口氣,轉身向源氏太刀的哥哥打招呼:「髭切大人晚上好。」 「已是夜深,我們的小美人還在外面遊蕩,小心被鬼捉走啊。」髭切笑意盈盈的走過去,眼裡似有各種思緒,但沒有一絲輕意之意,接下來認真的語氣所說的話,證實了源清麿的觀察:「身體要緊,你需要多休息。」 「感謝髭切大人的關心,我的身體已大有改善,相信可以如常擔起本丸的工作。」見髭切搖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