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八八

「喵喵喵喵喵喵喵~~~」有貓哼着奇怪的兒歌入門的日子,肯定是攜帶違禁品的日子:「好痛!藥研,怎麼又拉貓尾巴?」


嗯,抱着一個紙箱回來還敢問耶。


藥研藤四郎盯着審神喵爪裡的紙箱,見那隻壞貓咪不作聲,直接搶走。


「啊,藥研要幫貓拿,早說嘛。哇!小心拿,會摔壞的!!是貓買給你的人偶的老婆呀!!!」


全場刀劍望向他們,貓咪的頭頂立刻冒出水蒸氣,藥研藤四郎連忙開口:「還呆着做甚麼?快回房間梳洗,現世的瘟疫仍未完全消失。」


看着一貓一刀步進主屋,在場的刀劍們議論紛紛剛才的事。


「人偶也配上呢……到底藥研哥哥是受寵,還是被『看管』得更緊?」亂藤四郎輕笑:「吶,浦島你怎樣看?」


浦島虎徹眨眨眼,再搖搖頭,最後只能問肩上的伙伴:「龜吉,你說呢?」


龜吉望了他們一眼,縮回殼裡睡覺。


「似乎龜吉都不知道。」浦島虎徹抬頭思索一會,轉回亂藤四郎的方向:「亂,到底『近侍大人的人偶』是甚麼?像擺在裝飾櫃裡那些雛人形?」


「好像說是人類常常提到的娃娃、公仔啦!」亂藤四郎瞪大眼,對自己伴侶問的問題感詑異:「浦島有看過耶。」


「忘了。」浦島虎徹攤手:「再說,就算是人偶,也不會有特別意思嘛,最多是裝飾品、收藏品耶。」


「不一定。」


「加州先生/初始刀大人!」見初始刀走過來,兩刀立刻朝對方打招呼,簡單寒暄過後,加州清光繼續剛才的話題:


「那些人偶,可以讓我們附身上去,然後到現世觀光的道具。」加州清光敲敲下巴,想了片段補充:「記得大變態提過,有我們樣貌、刀紋的物件會較易附身。之前試過用這方法和大變態去旅行……」


「想起來了!」亂藤四郎猛點頭:「藥研哥哥有一起出門那次!」


「不要提那小子!」


「既然是附身會用,主人為甚麼要買自己的形象?」亂藤四郎隨口說了幾句,瞧見初始刀的臉色微變,立刻以可愛的笑聲調整氣氛並轉移話題:「不過,我相信主人只是貪玩呢!我記得她平日有空時會拿人偶們去拍照,吶……說起來之前的確已有一隻呢,不會是不小心弄壞,所以補買一隻?」


加州清光會意,接下對方的話題:「嘛……不是沒可能啦~~那隻大變態經常粗心大意,聽說之前已摔壞過一次,大概這次真的無法救回。」


「嗯嗯。」


心照不宣地點點頭,兩刀各自拉走自己的伴侶,「人偶的老婆」的話題,暫時算是告一段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