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八七

會反省的不是審神喵,有「記性」的,也不會是審神喵。


「喵~~~下班呢~~哇,大典太~~」剛進門的貓咪立刻往「目標物」衝過去,極短速度那種,在她用亮晶晶的眼神開口前,前田藤四郎已擋在戀人的前方。


「主上,請注意妳的身份。」


貓咪倒退半步,仍不怕死地說出「願望」:「喵~~想看大典太唱歌跳舞可以嗎?」


藥研藤四郎繞起手在後面偷笑。


有貓戳好弟弟的「逆鱗」,嘿,有趣。


前田藤四郎踏前一步:「請容我代為拒絕。沒我的准許,大典太大人不會在其他人,包括主上面前作任何表演。」


貓咪呆住,藥研藤四郎現在才施施然過去扛貓。


「嘿,立刻回房間梳洗,明天上班前不准離開房間。請放心,我會寸步不離監視妳,大將。」


高大的太刀低聲道謝,前田藤四郎簡單應聲後,牽起他的手離開。


事情到此還未落幕。


「哈哈。」摺扇打開再合上:「愛的形態實在很多,今天又有新見識。」


「還想再多看一點……哇!」一文字則宗回頭:「喔?小子怎麼無端踹我這個老人?」


「竟然對我們的祖宗大人無禮!」日光一文字立刻跑到「肇事者」和「受害者」之間:「對我們祖宗大人無禮,就是對我們一文字家不敬!我要挑戰你們!」


新選組的其他刀劍均上前,不過作為當事刀的加州清光仍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


「喂,那邊的。」加州清光輕笑:「有空挑戰我們新選組,不如教一下你們家的長者基本禮節。他呀,前晚偷窺我和安定呢!」


日光一文字馬上回頭,只見一文字則宗搖搖扇子,露出沒甚麼大不了的笑容:「我只是在研究『愛』,觀摩他人各種愛的模式和活動,是研究的一部分。」


「嘛,招認了呢。」加州清光上前一步:「本來有想過是那隻大變態,但那天我隱約聽到那小子在教訓她,所以很快想到是你。謝謝你的自白,現在證據十足。」


一文字則宗先是一征,然後放聲大笑:「哈哈哈,被小子擺了一道,不愧是那個天才劍客的愛刀……呀~~你們兩個會在一起,是不是跟他有……哇!日光小子,連你都出手?」


「御前,請不要丟我們一文字的面子。」日光一文字緊繃着臉:「我不希望他感到困擾。」


「說起來……」作為祖宗,「收斂」一詞不會對後輩使用:「你和山鳥毛經常走在一起,難道你們也是……那個?」


「不要胡說八道!」日光一文字四處張望,想找辦法轉移話題,見初始刀未走,就指向他:「你剛剛不是談他的事嗎?」


「駁回。」加州清光以慵懶的語調回應:「嘛……自己家的祖宗自己負責。安定,我們回去。」


「好~~」


「可以利用的」倚靠離開,日光一文字哭笑不得地被逼繼續剛才的對話。


有誰可以來救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