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O‧五

「貓回來了喵!宴會!宴會呀……」有貓被夾走:「放貓!放開貓呀喵!」

「不洗澡更衣不准和大家聊天。」藥研藤四郎冷冷地回:「現世的瘟疫仍在肆虐,一定要防範森嚴。」

貓咪洗香香和更衣花了一些時間,準備表演的刀劍們趁機把握最後機會檢查舞台的各個裝置、燈光等等,也有和陸奧守吉行核對一會要用的特效的時間點。

作為主角的兩刀仍然覺得自己是「外人」,不知如何融入,在不知該找地方先坐下,還是繼續待在一旁等其他人先就坐再想時,因為被「突襲」而嚇了一跳。就算本體不在手上,兩刀都先轉過去舉起雙拳準備對抗。

「大將,說過很多次不要嚇我們。」近侍刀拉審神喵到自己背後,攤開雙手示意手上沒有武器,同時表明他們並無惡意:「我們是武器,不小心會誤傷妳。抱歉嚇倒兩位,大將只是想跟兩位打招呼和請你們就座。」

大千鳥十文字槍率先收回架式,點頭表示明白,泛塵望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後,同回復平日的神態,淡淡反問:「為甚麼作為浮塵,要為歡迎浮塵而舉行宴會?」

藥研藤四郎和大千鳥十文字槍的眼神同時一晃,近侍刀偷瞄審神喵的反應,而槍則猶豫是否要制止同伴繼續發問。

審神喵瞇起眼笑起來,走上去「左擁右抱」:「喵,浮塵嗎?人類都有這種說法呢~~~如果要說,作為人類的貓來說……喵……這句話好像有語病喵,總之,要說的話,貓比當付喪神的你們像浮塵得多呢!就是因為生命像浮塵般轉眼即逝,那就應該珍惜相遇的時間喵!」

雖然不大理解貓咪主人的話,但被摟着走的一刀一槍完全沒反抗的辦法。好歹她是本丸之主,而且,今天特意為自己安排宴會,總要給她一分面子。

「兩位主角登場~~~喵~~~~宴會,開始!」貓咪推主角們到台前「展示」,猜到他們不喜歡過於突出,所以簡單「亮相」一下後直接宣佈宴會開始,再請近侍帶他們到已安排好的座位就座。

AWT48的開場表演炒熱「會場」的氣氛,早已習慣本丸裡有現世風格的歌舞的刀劍們紛紛拿出應援用的道具吶喊、拍打助威,令第一次見識到眼前「怪事」的真田家的新人們呆住。AWT48的表演比平日簡短,作為組合的靈魂的亂藤四郎在謝幕時,充當主持請下一位表演者上台。

「吶,這是日向先生的第一次演出,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

審神喵叫得特別起勁,藥研藤四郎悄悄拍她的頭一下,而兩邊的小刀靈立刻很有默契地一個遞水,一個塞她一根魚乾,封住她的嘴巴。

有別於AWT48的充滿現世感覺的歌舞,日向正宗的歌回到用最基本的方式表達感情、想法上。歌詞裡面訴說對兩位新同伴的出現的喜悅、期待,以及希望他們可以在以後的日子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找到自己的幸福。

「幸福……實在不懂。」泛塵埋到桌上,掩飾現在的表情。

「……嗯。」大千鳥十文字槍拍拍身邊的脇差。

「各位,燭台切特製的美食出場!」燭台切光忠英姿颯爽地登場,後面跟着的廚房組成員推出令大家口水直流的美食。

「第一份當然先給今天的主角。」主廚大人笑着送上由他精心烹調的菜式:「剛到本丸有很多事不習慣是所有新人都經歷過的事,但我相信美味的食物可以調劑各位的心情。若仍然感到迷茫,歡迎多吃一點,希望至少令兩位精力充沛。」

美食當前,實在難以拒絕。

正如那振黑色帥氣的太刀所言,食物至少能提振精神。

單論這一點,宴會的確很不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