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四‧五

即使一時失態也好,藥研藤四郎回復冷靜的速度仍如他的刀種般驚人,到隔天早上時,已完全回復平日精明能幹的近侍模式。


看得審神喵感心痛。


而且,回復冷靜後,短刀第一時間關心她在現世的情況。


比如說,現世瘟疫的情況。


或者,之前曾提到要宣誓效忠政權的事。


「喵……有時會覺得藥研會低沉幾天可能更好。」審神喵苦笑:「別瞪別瞪,貓說好了。消息有了,大概這幾天或者下星期左右會有通知書,儘快回覆公司後,等他們擇日向社會公布和上呈政府以表忠心。畢竟太早是僭越失禮,太晚又沒有效果……嘿。」


「果然,不應該現在跟藥研說。」望着臉色比這兩天更黯淡的短刀,審神喵很自然說出自己的感受:「貓會處理的……啊?」


短刀緊緊抱住貓咪:「抱歉,因為一期兄的事,令我一時沒注意到。」


「……不用道歉呢,要道歉亦應該是貓去道歉。」審神喵悶聲道:「應該更早時間和現世切割,放棄那一邊的。」


「辭掉工作可以嗎?」藥研藤四郎罕有地提出請求。


「先不談現世在短時間內很難找工作……」審神喵苦笑:「即使藥研願意養貓,也過了期限呢。」


「期限的意思?」


「像之前所說,工作的地方要提早通知離職決定,否則要支付一大筆金額作為『賠償』。」審神喵搖搖頭:「若要在立誓前離開,就只能支付賠償金,而且,公司早已記錄員工的名字和個人資料,現階段喊辭職的話,相信下場只會和寧死不立誓的職員一樣,個人資料會被公司出賣至政府手上……」


短刀的手無意識收緊,令貓咪忍不住呼痛。


「啊……抱歉。」藥研藤四郎鬆開手,但仍維持環住貓咪的姿勢:「那請問,妳作何打算?」


「還有一點時間,貓想看到一期他們平安後才想其他事。」


藥研藤四郎的眼神又黯淡多幾分。


「放心,放心。」貓咪揉揉短刀的頭:「或者嘛,最壞也是最現實的回應,就是先佯裝答應,之後請神刀大人們想個辦法減輕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詛咒。之後要留下還是請辭,他們也沒有話說。」


「嗯。」短刀枕到貓咪的肩膀磨蹭:「如果日程表沒出任何意外……一期兄明天大概……」


「對呢。」審神喵點頭:「不只是一期,貓也很擔心鶴丸。他似乎在知道答案前已先死心……他不是很怕會心死嗎?現在卻……」


後面的短刀沒有回答,只是繼續磨蹭。


有些事無法,也不應強求。


即使力量再強大亦一樣。


對於這個事實的「認知」,藥研藤四郎相信自己跟鶴丸國永同樣清楚。


到底答案是喜是悲,一切暫時是未知之數。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