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四

離太刀們要出門修行日子還有一點,要準備的事自然要儘快準備。

今晚,多了兩振貓咪眼裡在此事上最值得信任的刀劍在房間。

藥研藤四郎的臉色難看得用可怕也不足以形容。

「藥研,你先坐下。」審神喵亦沒對他客氣,直接以公事的語氣和表情「下令」:「貓有話和他們說,現在不需要你戒備。」

「是。」

房間的氣氛只能用繃緊、冰冷去形容。

「吶。」剛開口的亂藤四郎禁不住顫了一下:「大家可以放鬆一點呢。大家只是希望那天一切順利。」

「我不希望兄弟們被牽連進去。」藥研藤四郎的話冷淡得和平日判若兩「刀」。

這樣下去根本無法開始好嘛。

在場的貓咪跟部分刀劍心裡低聲罵道。

噗!

爆破聲嚇得大家跳起來,短刀X2+脇差X1立刻站穩並包圍審神喵,待他們回過神後才看到……

X的,元兇果然是鶴丸國永。

有時間罵刀不如直接打,審神喵趁這個時間慢慢燒水,替大家換上新的茶。

「喵,打完了嘛,大家坐下喝茶吧。」

「主殿,妳不是應先關心我嗎?」有隻鶴「撒嬌」。

審神喵上下打量鶴丸國永,不解地側起頭:「還沒斷刀,沒事啊喵。」

「主殿……」有鶴裝哭,被藥研藤四郎不輕不重再敲一下頭。

「打了我一頓發洩後,心情有好一點嗎?小藥研。」

咳,請再稍等幾分鐘。

「現在感覺不錯。」心滿意足的短刀收回拳頭,另一振短刀忍不住偷笑。

「喂……小亂,我作出這麼大的犧牲,你在笑?」被打至滿頭包的白色太刀扁起嘴。

「嘻……」亂藤四郎拍拍鶴丸國永被打腫的頭,再抱住他:「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會視鶴丸先生為我『哥哥』呢。」

「小亂最乖。」鶴丸國永回抱:「沒關係,要開始談正經事。」

「嗯!」

審神喵簡單地說出想法和要求。

「只要拖住一期哥哥一會兒就好嗎?」亂藤四郎輕敲下巴:「到他發現鶴丸大嫂不見了時,鐵定會很擔心呢。」

「貓會用鳥召喚他回來,到時他要換上甚麼衣服假裝未出門,還是直接過去捱罵就隨便他。」

「喂喂……好歹我是合作者,不要這樣狠好嘛……」

「再狠也可以啊喵。」

「哇,這次嚇倒我呢,主殿。」

「要如何拖住一期哥哥……感覺不容易……」亂藤四郎抬頭思索。

「撒嬌或者說再檢查一次行裝不是很簡單嗎?」審神喵傻眼。

「撒嬌……的確呢,一期哥哥再焦急也無法拒絕撒嬌的弟弟們,好方法!」

藥研藤四郎默默瞄了某脇差哥哥一眼,立刻被另一個弟弟瞪。

「吶呢,藥研哥哥不會想說骨喰哥哥不懂撒嬌吧?」亂藤四郎大笑:「骨喰哥哥現在撒嬌的技巧可比我好呢。」

骨喰藤四郎別過頭,細心一看,可以看到耳朵已變得通紅。

「嘖。」藥研藤四郎馬上猜到原因,不自覺地作出反應。

「哎呀呀,我們的古板哥哥又想打擾兄弟們的戀情嗎?」亂藤四郎的笑容越來越甜美:「會被馬踢喲(大心)。」

「我甚麼也沒說!」藥研藤四郎立刻反駁,不過很快自打嘴巴:「等等……早幾天那傢伙故意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事,不會是故意吧?」

「是我和骨喰哥哥請浦島和同田貫先生幫忙監視藥研哥哥的一舉一動,順道令你分散注意力呢。」亂藤四郎越笑越開心:「先說好喲,不要打算動浦島腦筋,敢碰他一條頭髮,就算是藥研哥哥我都會打趴呢。」

現在短刀心裡只想着如何找機會去打另一振一頓。

「打他不會有勝算的,我說藥研。」骨喰藤四郎難得開口。

「怎可能?」被說中心事的短刀立刻回憶兩刀之間的等級和刀種差距。,順道也計算一下跟眼前的哥哥的差距。

「我贊成藥研哥哥不大可能得到甚麼勝算呢。」亂藤四郎插嘴:「最多用機動搶個先機,但同田貫先生的『質實剛健』是貨真價實呢,根本對他傷害有限。雖然同田貫先無法打倒藥研哥哥,但擋住藥研哥哥攻擊一段時間倒是綽綽有餘。」

「我會幫忙。」骨喰藤四郎冷冷掃了藥研藤四郎一眼。

看到短刀被欺負後鼓起腮的模樣,審神喵悄悄用尾巴掃掃他的頭殼。

「確實時間請問有嗎?」鶴丸國永以平淡的語氣問。

「若依時間表來看,相信是過兩天。」

「是嗎?」鶴丸國永不打算掩落失落的表情:「只剩下兩天嗎?」

「未確定答案,不,還沒有出戰就退縮,不像你的作風呢,鶴丸先生。」

鶴丸國沒有開口應聲,只是以苦笑着抬頭,拍拍走過去安撫自己的善解人意短刀。

「不為自己爭取,我會生氣呢,未來大嫂。」亂藤四郎故意加重語氣。

「我不希望一期為難。」鶴丸國永搖搖頭:「他的感受、想法優先。」

亂藤四郎不再爭拗,直接給對方一個擁抱,再輕聲道:「之後的事讓兄弟們幫忙吧,鶴丸先生請回一期哥哥身邊,我猜他在等呢。」

「喵,不是應先去手入室嗎?」貓咪指指太刀頭上的包。

「不是重傷,相信以鶴丸先生的腦袋會找到合理藉口呢。」亂藤四郎搖搖頭,推鶴丸國永出門後續道:「讓他可以被一期哥哥細心照顧一晚。對了,不准去偷看啊!我會叫浦島守住外面。」

「亂似乎越來越會使喚人。」藥研藤四郎語氣明顯帶有不滿:「我會看管大將,輪不到你說。」

「這不算使喚呢!」亂藤四郎輕笑:「就算不用我說,浦島在這方面有時候比我細心多喲。順便說一下,浦島就在附近等着我回去呢。」

似乎暗示要放「人」呢。

「主人,我保證那天可以拖住一期哥哥,即使被發現做法可疑,我們會自己應付。這幾天,不,以後也請主人繼續藥研哥哥呢。雖然有時候他很笨,但,請主人多點體諒啊!」

骨喰藤四郎聞言跟着站起向主君和弟弟點頭道別,和簡單直接離開的亂藤四郎不同,骨喰藤四郎緊緊抱上弟弟一會才靜靜離開。

審神喵默默去關門,待她回到剛才「會議」的地方時,如她所料地檢獲一振已陷入不安的短刀,惟一可以做的是抱他入懷。

要「答案」出現,才可以知道能否,或者如何解決。

暫時就只能忍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