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六‧五

值得慶幸的是,慶祝修行歸來的宴會圓滿地完結,沒有發生讓貓擔心的事。席間一期一振牽起鶴丸國永的手,帶到宴席的最前方,正式宣佈會娶對方成為伴侶,並會儘快完婚以實踐對「未婚妻」的承諾。

換轉是其他「配對」,審神喵早跳起來尖叫,但當晚卻只懂默默地望向自己的短刀。

那時候,藥研藤四郎的表情依然只維持「工作模式」,不,是比工作時嚴肅,笑容只流於表面,已擔心幾天的小藥正要開口叫聲他,但卻被「妹妹」阻止,兩刀耳語幾句後,乖巧的「哥哥」點點頭不再作聲。

除了某短刀的表現未如理想外,宴會其他方面都出乎貓咪預料地完美。雖然博多藤四郎擺出一副「有錢就萬事OK」的態度,但宴會裡卻看不出有一絲俗氣。

合乎尊卑親疏,以及各刀派或刀劍之間關係的座位安排、精緻、注重細節之餘,份量亦沒有被忽略的菜式,以至送上餐點的流暢安排……說起來,上餐方面的默契,大概就只有粟田口家做到。當餐廳把以食物種類作為分類的餐點用保溫一口氣送來時,粟田口的短刀和脇差立刻分工合作裝盤、放上裝飾(餐廳提供),及送到餐桌,連狐狸們都去幫忙「運送」餐盒(放到「客人」的桌上當然是短刀的工作),直到所有人面前全部放上精緻的餐,前後花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速度之快除了因為機動高外,兄弟間的默契和合作,令過程中連一毫秒都不浪費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宴會後,不少刀劍繼續喝酒慶祝,就算平日「家教森嚴」的粟田口家,在長兄的默許下「網開一面」,留下來招呼其他刀劍的同時,可以喝上比平日多的酒(以及佐酒用的點心和零食),惟藥研藤四郎很早已推說有事而提早離席,比貓咪更快。

「Mamá/媽媽……」刀靈們害怕的眼神叫審神喵心痛,惟有請他們先回房間,幸好有幾個幾靈的藤四郎+某狐狸立刻過去,說帶他們到粟田口的房間玩。

直到第二天早上,短刀的額頭依然「寫着」不高興三個字。

「藥研……」

「沒事。」藥研藤四郎拍拍自己的臉:「難得妳早起床,我先下樓巡視和交待早上的工作後就去吃早飯,妳自己下樓應該沒問題吧?」

「呀,好的。」

可能感覺到貓咪的情緒受自己影響,短刀偷偷吸一口氣後換上笑臉,以開玩笑的口吻「提醒」:「喲,先下去囉!不要睡回去呢,大將。」

「嗯。」

貓咪同樣努力堆起笑容,等他離開才敢回復真實的表情。

無法怪責對方心情不佳,而且,即使可能做成他的不悅,有些事仍得請他「協助」。

早幾天收到,屬於兩個人的書信,審神喵在對方不在身邊時已偷偷看過。

久違的軍議需要再次集合。

當藥研藤四郎聽到「命令」時,眼神多了幾分怒意。

「如果藥研太忙,貓去通知都可以喵。」審神喵以退為進:「反正貓不過是打算下午和其他刀劍一起看表演直播,很空閒,到時花點時間傳個字條也可以喵。」

「一切請交給我。」近侍兼秘密軍議的召集人忍下怒氣「婉拒」:「時間是晚飯後?我記得大將明天要上班,會否影響明天現世的工作?」

「沒問題,只會是一個簡短的『會議』,或者說『給學生發問題回去做』那種性質,真正的會議貓希望等他們知道問題後,花時間想想再回答……雖然即時回答都歡迎呢喵,但貓猜他們要時間去認真回憶。」

短刀沒回應,放下工作後就直接離開辦公室。

有誰可以告訴她可以怎樣做?

看來現在只能見步行步。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