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二

「哇!已經在準備了?」


「呵,是主人,早……哈哈,或是要說午安呢?」


「燭台切,你這是笑貓睡得晚嗎?」貓咪鼓起腮,結果逗得太刀大笑,並趁短刀正在工作不在貓咪身邊時,偷偷拍拍她的頭。


「離午飯時間仍有一點時間,要先為主人準備一點小食墊墊肚嗎?」燭台切光忠打了個眼色:「很特別的人做啊!」


「喵?」


「相信主人要到辦公室處理公務,我待會兒請他親自拿給妳。」燭台切光忠留下「謎團」後離開,很想知道的審神喵只好喵幾聲後到辦公室拆文件蓋爪印(誤)。


把放在「入」的文件拆拆拆,急件先看看是否要另外準備資料和整理,若只是普通的,那就簡單看看有沒有錯漏後蓋印(不是爪印)或簽名後放到「出」的位置。


要處理、準備資料的文件,則視乎難度,簡單的會直接寫寫寫後,放到近侍那側等他檢查後再取回蓋爪……咳,蓋印;複雜的則會加上標記才丟過去。嗯,平日貓咪上班後是由藥研藤四郎一個去處理,但作為主君的在本丸時,大多至少讓她過目(忙碌時除外(長期狀態))。


審神喵拆了幾份只要蓋印章後,肚子開始叫起來,短刀不像平日般主動去幫她找吃,她又不好意思去催促「神秘刀」,惟有繼續拆。


喵……


這是……


「大將?」可能停頓時間太長,引起短刀的注意:「文件有問題?」


「沒……沒事……」此時,叫喚聲如救星般響起,審神喵迅即包回文件大叫:「貓的早餐!貓的早餐!請進呀喵!」


「妳這個快可以叫午飯好嗎?呵……果然是呢。」


應聲後看到的是泛塵:「依太刀先生的吩咐送來……」


尷尬又不知如何自處的表情很犯規!


審神喵心裡一面尖叫,一面打開請對方直接遞上的餐盒,尖叫聲再也忍不住:「好可愛呀喵!」


麵包不只做成三文治,而且用了可愛的動物壓模做成貓咪的外形,再加上一些「伴碟」用,貓咪提神專用的小魚乾和已切塊的水果:「是泛塵做的?」


「只是幫忙……我甚麼也不是……不可能懂得自己去做。」泛塵別過頭,好像感到難為情:「他也有幫忙。」


「燭台切?」


「不……」


「難道是……」審神喵瞪大眼:「大千鳥十文字槍都有份做這份早餐?」


脇差以極細微的動作點頭。


喵式尖叫繼續,但旋即被短刀丟過去的刀裝敲頭制止:「請別嚇壞下屬,工作請保持主君應有的風範。」


會聽就不會是審神喵,她立刻拉住脇差問長問短。


肚餓?過一會再處理吧!


即使泛塵自暴自棄地說不可能有好「作品」,但「逼供」之下得知他們被近侍「委託」去幫忙製作今晚的食物,立刻鄭重地將工作託付給對方:「今晚就請拜託呢喵。今晚會有很猫丸特色,大家一面吃飯一面看現世轉播的表演的活動喵,大家能否盡情享受今晚,就全靠你們的幫忙,請泛塵加油,一切拜託你們喵。」


「我……不過細如浮塵,若不是得到指導,根本甚麼也做不了,請不要倚重……啊!」


「不准亂說!」審神喵捉住對方的手,用尾巴指向餐盒:「這個可愛的餐盒是泛塵有份做的,所以,泛塵是努力去做也可以做得好的好孩子!今晚,就請拜託了!」


一再推卻主君所請可是失禮,泛塵只好低聲答應。


待脇差離開後,審神喵一面咬着小魚乾(三文治在拍照存檔後已鯨吞),一面問他們會去廚房幫忙是否短刀的安排。


「是燭台切先生的主意,我只是順水推舟。」藥研藤四郎伸手打算拿過剛剛被貓咪放到一邊的文件,但審神喵忽然機動爆發按住,再壓在餐盒下。


短刀愣住。


「貓要墊……喵,好吧,過幾天再給藥研看,乖。」審神喵的眼神沉下去:「過幾天,真的過幾天,等大家輕鬆過了這個周末再給藥研和大家看。」


隱約想到有事的短刀眼神有變:「難道……」


「過幾天,不,過兩天就會知道。今天就請藥研幫忙安排準備晚飯放映會,和請大家一起祈福,希望現世的表演可以順利舉行。現世的情況藥研應知道吧,雖然暫時只改了之後演出的時間,但,未到開場的一刻,貓也不敢保證演出會舉行,有可能隨時說終止。可以的話,一點祝福、祈禱的力量也好,希望一切順利,大家安然無恙……就請藥研幫這個忙吧。」


明知這是「調『刀』離『辦公室』」之計,作為近侍也好,作為希望看到對方看心愛的表演時開心的模樣的「丈夫」也罷,都無法拒絕這個「命令」。


「是。」


就請先期待今晚,好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