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三‧五

「貓相信你已知道了吧,鶴丸。」審神喵請鶴丸國永進門坐下,然後直接拿出兩張「照片」。

「小傢伙們很高興,今天一整天在我們身邊轉和準備,當然知道。」鶴丸國永苦笑:「相信粟田口以外的刀劍多少都會猜到。」

「……明白,不過總要面對的。」審神喵的耳朵耷下,不過很快回復「原狀」:「這點明天和之後再想。」

「一切聽候主殿的安排。」

一如短刀的預料,審神喵昨天拆開的文件袋裡面,放的就是下次出門修行的刀劍的剪影,當中有一期一振的身影。

有點倒是挺意外的,這次有兩振刀可以出門,另一振很明顯是鶴丸國永。

「鶴丸,擔心嗎?」審神喵抬頭,正眼望向白色太刀。

「如果是修行的事,之前已有不少刀劍出門,我相信已經沒事可以嚇倒我呢。」鶴丸國永故作輕鬆。

「不是指修行。」審神喵搖搖頭:「『我』是說一期一振,你的未婚夫。」

原本努力維持開朗形象的鶴丸國永臉色馬上沉下來,過了超過半分鐘才懂得苦笑:「我能做甚麼?不是屬於我的,強求無用……人類爭奪本不屬於自己之物的事已經看過太多,不希望成為他們之一。」

「你果然很愛一期。」

鶴丸國永苦笑,這次一直坐在旁邊的藥研藤四郎沒阻止這個「BL」話題。

「貓有個想法,不知道鶴丸會否願意聽?」

「我會聽從主殿的安排。」

「不!」審神喵的聲線頓時變大,不過很快消下去:「是『想法』,不是命令。鶴丸,你有權作決定,因為那是屬於你的『人生』。」

在短刀的凝視下,審神喵向白色太刀道出她暫時的「計畫」。

以猫丸的「傳統」,除非有明顯的戰略需要,任何刀劍只要向主君提出有意修行都會得准許。現在已脫離當初要保留一隊未修行隊伍的日子(因為極化刀劍的種類已可以應付一些特定「關卡」的要求,加上部分刀劍因為未開放修行或有第二副身體,已可以符合一些特定時間點的出陣需要),所以基本上所有刀劍只要想去修行,他們都可以用主要的「身體」出門。

換句話說,主君不能拒絕修行請求,但沒有向主君提出時,亦不會強逼。

「哈……找那些小鬼拖住一期,真是妳的風格呢,主殿。」鶴丸國永勉強笑了一聲:「不算有驚嚇成份的計畫,但,我喜歡。」

「即使趕不及事前攔上,出門前拉住已足夠。」貓咪回頭望了身邊的短刀一眼:「這次請不要阻止貓買兩隻鳥。」

藥研藤四郎沒有回話。

「無論如何也請鶴丸先出發,貓會馬上接你回來,否則等一期回來的話,一旦出了甚麼問題,貓真的不敢放你出去。」審神喵的眼神變得黯淡「安定的教訓太大了……今劍那次因為岩融未有修行計畫,所以他回來後總算有人支持。可是安定……幸好有大家。」

那兩次的修行,可是本丸的陰影。

鶴丸國永起身,朝審神喵的方向端正姿勢後,向她行跪拜禮:「一切拜託主殿,為了保護一期,鶴丸國永願意接受有關安排。」

貓咪的嘴巴張張合合,吞下「都說不是命令」那句,正色道:「感謝鶴丸配合,一旦修行的准許發下,即使身現世,貓亦就會盡快趕回來實行有關計畫。」

「是。」

翌日早上,近侍刀依照審神喵的要求幫忙張貼通告。趁大家圍觀之際,貓咪以說笑的口吻向大家道歉,聲稱自己因記掛看直播的事,要到昨晚才記得通告的事。

大部分刀劍都因為事不關己,所以不大在意。加上,和貓咪關係特別好的亂藤四郎帶頭改變話題,將重點轉移到那天精彩又華麗的表演上,大讚裡面的禮服吸引,不只是主人,就連他都羨慕得朝思慕想。

任誰看過那天的禮服,都會忍不住讚美,所以更不可能「追究」通告的事……況且嘛……

作為下屬,又怎可能追究主君?

「哈哈哈,小姑娘說的禮服,老爺爺很有興趣。」惟意料之外的笑聲,令貓咪和短刀心裡頓時響起警號,只見三日月宗近牽進小狐丸的手雙雙走到通告欄前。三日月宗近意思意思地瞄了通告一眼,迅即轉身朝一期一振點頭「恭賀」:「恭喜你快將可以出發修行。」

已經趕不及拉走。

一貓一刀只覺背後冷汗直冒,藥研藤四郎偷看旁邊,小狐丸似乎亦開始緊握拳頭,悄悄走到三日月宗近的背後方便他倚靠。

「……是,謝謝三日月殿。」一期一振先是征住,不過很快穩住表情,回以平日溫和有禮的笑容。

「請不要怪老爺爺多事……」三日月宗近放開小狐丸的手,細步走向一期一振,在一期一振背後的鶴丸國永立即有所警戒,馬上被對方發現:「沒事沒事,老爺爺不過是想說幾句老人言。請一期殿不用對修行所見之事過於認真,亦請不要為過去之事有所悔疚。前事已了,大家在此地,以人類的話來說大概是重新轉世為人,只是沒有遺忘前事種種而已。請記住,我們已是在小姑娘,不,主殿之力下獲得新生,前塵往事皆已過去,還望一期殿珍惜眼前種種,別讓舊事影響心思。」

骨喰藤四郎不知何時已滑至一期一振的身旁,在大哥仍在未聽懂前,上前代為回話:「兄長有大家的照顧,請三日月大人放心。」

細長而藏有新月的眼半瞇,華美的太刀展開一個迷人的笑容:「果然是好孩子,那請各位照顧一期殿。相信以各位修行之經驗,可以為您家兄長作最好準備。」

三条家的藍色太刀以招牌笑聲作結,然後轉身回到小狐丸的身旁,在對方的扶持下慢慢離開,待他們遠去後,知情刀劍才放鬆戒備。

「骨喰,剛才的話過於直率,對三日月殿很失禮。」一期一振即使心裡有疑惑,但亦不忘指點弟弟禮節:「我明白你們為我要去修行之事擔心,但作為弟弟們的你們可以為守護主殿而決志,作為你們的長兄,自得成為榜樣,不會因為修行所面對之事而忘記對主殿的本份。」

「一期,小骨喰只是擔心,你的語氣太重啦。」鶴丸國永一手抱住一期一振:「喂,我猜明天我們可以出門呢,不如先回去休息和檢查有沒有帶齊需要的物資嘛。我們都要出門……如果之前大家說的話沒錯,我和你要相隔我們的『感受』裡很多年才能重逢,一期不會沒表示吧?」

一期一振本是混亂的思緒,因為鶴丸國永的玩笑話而回復澄明:「要表示該是鶴丸殿,我記得鶴丸殿直至現在仍未正式答應我的求婚。」

粟田口家因為新話題,而變得熱鬧起來。

「快答應吧!未來大嫂!」

「嘿,能趁敵鬆懈時進攻,一期兄厲害!」

「雖然不是及格的人妻,但鶴丸先生的話,我批准!」

骨喰藤四郎瞄向審神喵,貓咪搖搖頭示意不要阻止。

事件暫告一段落,一切或看幾天後……

或上面公布之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