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七

「愉快的」現世表演直播,滿足的晚飯過後,就是比平日早的軍議時間。

果然……

「我沒請你出席,請你立刻離開!」藥研藤四郎一進門,馬上朝鶴丸國永咆哮。

「哎呀!小藥研很兇呢!差點嚇死我耶。」鶴丸國永沒半絲慍怒,餘裕地裝萌扮怕,拍拍胸口堆起笑容:「我記得軍議有我的座位耶。」

「少囉唆!」平日那個進退合度、克制的短刀「消失」,此刻的近侍刀毫不掩飾他的怒火:「我有說過,家裡除大將和我以外,不容其他刀劍參與軍議。既然鶴丸『大人』已正式答應一期兄的求婚,不日內完婚,那請你永遠退出軍議!否則,我會算你意圖洩露機密之罪!」

「夠了,藥研。」瞄到鶴丸國永被自己近侍的話堵住嘴巴,審神喵一尾巴勾上短刀,「拉」他到自己旁邊要他坐下:「是貓親自邀請鶴丸過來,並無任何不可對他公開的機密的事。」

「大將!」

「軍議是公事。」審神喵沒跟短刀客氣:「是『我』全權負責的範圍,藥研無權過問。」

好幾刀劍互打眼色,希望可以「商量」調停的方法,但插手主君的「命令」是為不忠,所以一時間無刀劍敢開口,亦想不到合理的用詞打斷他們的「對話」。

「咕……」有刀氣得無法回話,但審神喵沒打算放過他。

「藥研剛剛有說到,鶴丸只是答應一期的求婚。兩人到今天仍未正式結婚,如此說,直至今天,鶴丸仍未是粟田口家的人。」貓咪咄咄逼「刀」:「還有,有一事貓要提醒藥研。本丸裡的結緣,和你們認知的『結婚』不同,不存在『嫁』或是『入贅』到另一個『刀派』。簡言之,即使日後鶴丸和一期結緣,他在記錄裡,始終是五条家的刀劍。」

「……妳……」短刀繼續氣得說不上話,最後甩門而去。

茶室裡的氣氛即時凝結。

鶴丸國永用手勢表示可以離開和追上藥研藤四郎,惟審神喵搖搖頭表示不用。

「開始今天的軍議。」審神喵維持認真的表情:「或者說,貓現在會先交待情況和問題,然後請你們回去細思,然後各位希望在下次會議裡談,或者個別找貓回覆都可以。」

「主人……可是近侍大人他……」愛染國俊按捺不住「提醒」。

「讓他自己冷靜一會。」貓咪「無情」的回答令不少刀劍大吃一驚:「公務時間卻被感情誤事,他現在需要的是反省。小烏丸大人,不要為藥研說情,軍議結束後貓會親自和他談。話說回來,三日月在哪兒?到現在仍未看到他。」

「回禀主殿。」同屬三条家的石切手拱手:「三日月大人留言說身體抱恙,未能出席,請主殿見諒。」

「身體抱恙……」審神喵的眼神微晃,很快回復正常:「明白,那開始吧。今天找大家來,是希望曾出門修行的刀劍回想修行時的情況。貓不需要詳細的修行情況,而是要當時感覺。各位修行的時間、地點,相信和大家的前事有關,貓只希望大家回憶當時自己身處其中,到底是甚麼感覺。比如說,是身歷其境,重新體驗一次當時的事、以那個時代的人的身份去體會、交流,大概是指這類的感受,詳細的感想,貓不便觸及你們的私隱,你們可以選擇不談論。」

「等等……主殿的意思……」鶴丸國永立刻明白過來:「一期他……」

「不是指特定的刀劍。一期的事,鶴丸想知道就請鶴丸親自去問,事關一期一振的私事,貓不便透露。」

這已是明確的表示,鶴丸國永開始理解對方回來後性格改變的原因。

「和自己無關……是否無法予主人作參考?」蜂須賀虎徹不自覺的反問,引起所有「人」注意,察覺到從四方八面投來的視線後,耀眼的打立時滿臉通紅:「沒事,真的沒事!」

「說起來,蜂須賀從沒提到你修行的事。」長曾禰虎徹見機會難得,立刻打蛇隨棍上,旋即受到對方肘擊:「很痛……只是問問,不需要生氣吧?」

「贗品沒資格問真品修行的事!」

「呀……好的好的,我的真品大人不准問就不問。」長曾禰虎徹舉手佯裝投降,目光移到審神喵處:「我相信主人會知道。」

「蜂須賀沒告訴貓。」審神喵搖頭:「要知道就請回房間後自己問。」

「今晚不准到我房間!」

喵,某貓忘了虎徹伉儷是分房睡的。

抱歉連累局長大人了。

「總之,若是有些事不希望說,貓不會強迫,只希望大家回憶修行時的對『現實』的感受,和平日生活、出陣等等的感覺,究竟是相同、相似,還是截然不同。貓明天要回現世工作,不便逗留太晚,各位先解散,日後要各自另約時間細談,或者再開軍議,則請各位商討後通知藥研。」

連再見都忘了說,審神喵簡單交待後立刻跑出茶室,初始刀忍不住抱怨:「貓咪長大不埋會人呢。」

「不准說主上/主人壞話!」

「嘛……長谷部先生、巴形先生,我不是說主人的壞話啦。」加州清光撇撇嘴:「希望她可以順利哄回那小鬼。真是的,竟然要主人擔心,小鬼就是小……哇!安定!為甚麼打我?」

「沒說主人壞話,近侍大人的壞話倒說得挺流利呢。」大和守安定收回手,望向忘記關上的門:「不過……清光說希望主人可以哄回近侍大人的事,我是贊成呢。」

看到今天的情況,沒一振刀劍有心情繼續聊方才貓咪「丟下」的問題,合力收拾茶室後各自散去,內心同祈求主君和她的近侍大人可以儘快和好如初。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