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二O‧五

沒錯,膝丸有說過不讓客人幫助方是待客之道,也是他作為源氏重寶的志氣,但作為一隻貓咪,多少也懷疑單憑他一刀,能否在髭切回來前完成所有準備……嘛……


擔心是多餘的。


万屋不愧是万屋,那個甚麼甚麼的膝丸套餐,竟然考慮周詳到這一點上。


就在膝丸大致上「收拾」好妨礙的「人」後,大門就響起敲門聲,一打開,整隊可愛又帥氣的狐狸就帶上各種用品出現。


「喵!貓要摸……哇!藥研,放貓下去!」


「有大將在,今天的宴會不可能順利舉行。」近侍刀熟練地扛走貓咪,並朝庭院大喊:「諸位請放心,我會管束好我們的主君,大家請加油。」


「喵呀喵呀喵~~~哇呀~~~」


「媽媽又被抬走了。」


「¡Merecerlo!」


「妍……」小藥苦笑:「說媽媽『活該』好像不是好孩子。」


可愛的妍不打算乖巧聽話,反而想「繼承」「媽媽」的意願:「很多狐狸,去摸摸?」


等級99的極短刀這次夾走的是自己的一對子女。


喵的,他們在這一點上為甚麼特別像那隻不乖的貓咪。


幸好宴會並沒因此有一絲受阻,在髭切敲門前一刻,一切準備就緒。


很完美的那種。


「喲,心境已變,我會為成為您的重寶而努力。」打開門後看到的髭切,和以前相比,可是判若兩刀。


喵……


大家朝哭聲的方向看過去,果然……


感動得大哭呢。


那些狐狸們像是有所準備的,遞手帕的遞手帕,幫擦臉的幫擦臉……哇,連已盛好水的臉盤也準備好,方便洗一下臉嗎?審神喵和其他刀劍心忖,万屋的那個甚麼甚麼的套餐,真的太神奇。


為了防疫,即使明知「古代」不會有現世相同的疫症,髭切在不需催促下先去梳洗,之後,宴會正式開始。


座位以地位高低,因緣遠近按序排好,源氏的教養和万屋套餐的細心可以從中體會。待審神喵、近侍和主角上座,各「人」隨之落座後,狐狸們列隊依序送上一桌食物,在近侍刀的「先見之明」和乖巧的小藥的努力下,第一回合成功阻止審神喵和妍揉狐狸。


食物方面,全都是精緻得無法挑剔的美食。而且,大概是万屋有「刀劍男士」的基本資料的關係,連誰人偏向素食,或者極愛肉食等等都有細緻的記錄,所以部分刀劍在菜式上有作出調整,以符合他們的「個性」。順帶一提,每份餐的托盤上都有相關刀劍,或者審神者的名牌,以防止送錯餐點。


像審神喵的,很細心地寫上「審神者‧海鮮款」,而兩個小刀靈都有寫明是「兒童餐」。


「不愧是弟弟,有能力辦上一場精彩的盛宴。」髭切看來很滿意,笑容裡滿是對弟弟的嘉許。


「身為源氏重寶,自不可有辱源氏的名聲!」


「哎呀……的確呢。」髭切繼續笑咪咪地說:「不過,也請弟弟不要忘了我們同是家主大人的重寶,一樣不可以有辱家主大人的名聲。」


「……是!」


「看到弟弟長大成材,實在很高興。」


噗。


在某太刀「爆炸」的同時,審神喵鼻孔噴血,幸好近侍早準備好塞鼻孔和輸血套裝,所以,是夜的宴會得以圓滿結束。


甚好甚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