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二六‧五

那個甚麼的樂器回收專用訓練幸好仍順利舉行,貓咪每天早上和下班後都甩甩尾巴安排出陣。


有一事,短刀覺得很奇怪。


「貓……呃,大將,妳這次好像沒大叫大喊說那個新人好看甚麼的。」


審神喵愣了愣,不解地看着平日只會吃自己讚美新刀的醋的短刀:「不讓藥研吃醋……反而覺得渾身不自在嗎喵?貓不會隨便給藥研藉口撲上來啊喵。」


看來有貓被欺負多次後,終於學聰明了。


「不,我……」短刀難得臉紅,似乎被說中心事:「我不是那個意思,呃,大將。」


「結結巴巴……」貓咪盯了短刀一會後收回視線:「好了好了……不瞞藥研喵,貓是不、服、氣!五月雨江當然很漂亮,很好看,尾巴都好像很好玩,但,為甚麼是他?」


「欸?」


「那個電影裡的審神者的可愛短刀呢??」審神喵氣得不斷摔尾巴:「江家可愛小短刀,那個俱利伽羅江呢??!!!貓不服氣到現在都只得那個本丸的審神者有他呀!!不公平呀喵!!!」


「吓?」藥研藤四郎愣住:「那不是電影效果嗎?」


「貓不信時政他們的招聘電影,會虛構一振未簽訂契約的刀……」審神喵甩甩頭:「不,若是用來逼迫付喪神簽約,那是太自大呢喵,相反,若最後不成,不就是違背了歷史了嗎?這種事,他們再大膽去建立歷史,都不會做,應該說懶得做,以免以後要收拾吧?」


「我不會否定完全沒『扭曲歷史』的可能。啊喂,妳在現世不是見識很多嗎?為他們說話,會令自己降低戒備。」


「喵……」有貓雙眼充滿怒火:「貓只是在恨他們還沒放刀出來呀喵!為甚麼只有一個審神者有那刀?!太不公平!短刀可愛!!一直『囚禁』他的全部是壞人!!」


藥研藤四郎很想重申,短刀不是小孩,不應用「可愛」形容,但想想自己那些弟弟們,發現自己最沒資格說這句。


那些假裝小鬼的小鬼們……


算了,不跟他們計較。


「藥研?」貓咪喚了幾次才喚回短刀的注意力:「有事?」


「啊……沒。」藥研藤四郎當然不會說自己在心裡吐自己弟弟們的槽,為免有貓追問,所以先發制貓地反問:「有沒有想過,他們可能真的隱瞞一些事?」


審神喵一笑,輕易被自己的護身刀轉移注意力:「喵,應該沒幾個審神者不在意吧?無論是懷疑、不服氣,或者牽腸掛肚喵,都會有同事在想呢。只是,沒人能證實,只能流於猜測,無法質問上面啊。」


「呀呀……的確。」


「所以嘛……」審神喵見之前出陣的刀劍們快回來,立刻準備迎接:「先完成這次的任務再說~~無論如何,都要給籠手切帶來新家人呢!」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