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二三‧五

火雞之夜‧stage open!!


等等……那句英文是這樣用嗎??


不管了不管了,有火雞(哇!),有舞台(哇!),這不是叫火雞Stage叫甚麼?


審神喵在奇怪的氣氛下幫藥研藤四郎分火雞(沒錯,今年她的工作仍是放配料和沾醬),本來想問一下原因的,不過嘛……


「屬於我們『江』的stage,open!」


幫忙分配料的貓咪?不存在的。


最初,還算正常,「江」的表演「組合」都很寵籠手切江,所以統一用「籠切江色」的應援棒,貓咪一爪拿過幾根,很「正常」地猛搖是在預料之內。之後……新選組,再附送蜂須賀虎徹嘛……好的,只是六隻顏色,即像某小子今早說的手拿五枝,加那隻貓咪尾巴捲一枝也……嗯,正常……只是嘛……


一到AWT48(+浦島虎徹)表演,立即變成爪裡抱一堆,腰帶(嗯,乖貓咪回來後有洗澡換衣服,所以很順便地換上用袋帶做的腰帶)插上一堆……然後……


尾巴捲着一束應援棒一起搖是甚麼回事?!


藥研藤四郎很想吐槽,自己家裡兄弟多也不是這玩法!!!


同樣古怪的,還有自己那個寶貝「女兒」。抱着一大束,早已綁好方便拿的十數枝應援棒,因為揮不動,所以是抱住去甩自己的身體……呀……還跟那隻貓咪一起尖叫,果然跟「媽媽」一模一樣。


性格可以透過「靈力」「遺傳」嗎?


大家學學小藥不行嗎?找不是一枝一種顏色的應援棒,而是裡面有多種顏色的燈,拿一枝就好!拿一枝就好!!反正人再多,顏色不是類似的一堆嗎?為甚麼勞神要分甚麼不同程度的紫、藍、橙等等等等等呀!!!


可惜,短刀心裡的種種不滿和疑問全都無法傳到「她們」身上,而且嘛,為了防範再次出現奇怪的情況……即某隻貓咪或寶貝女兒意圖衝上台的事,藥研藤四郎不得不「坐鎮」舞台前,令到……唉……


火雞爭奪戰竟然一觸即發!


首先是厚藤四郎(他今天不是AWT48表演裡的主要成員)發現火雞無刀守護,有機會去拿到超巨型雞腿。在他衝過去準備下手時,同樣發現這情況的今劍拉上岩融過去。


之後,差點為了火雞腿和火雞翅打起來。


一切只能說,幸好猫丸有獨台切光忠。


誰敢浪費食物,在進餐時搗亂進小心折刀!!


不用像藥研藤四郎那樣,以短刀的機動趕過去,單憑充滿殺氣,但又帥氣滿分的笑容,一步、一步,慢慢走過去,已遠遠叫準備動手的刀劍全部動也不敢動。


火雞保住呢!


為免再有相同的發生,又不想僭越主人分配火雞的習俗。燭台切光忠以俐落的刀法將剩餘的火雞起肉切件,把裡面的餡料和調味放到旁邊方便大家自由取用。原本要過去救場的近侍刀見狀再次坐下,「監視」某隻越來越壞的貓咪和寶貝女兒的一舉一動。


宴會總算圓滿結束呢喵~~


P.S:是次舞台仍是老虎動力的旋轉舞台,南海太郎朝尊似乎越做就越對舞台設計有興趣。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