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九O‧五

一半是因為「大將有令」,另一半是因為自己也有此想法,藥研藤四郎就以近侍的身份召集相關同伴開軍議。

會趕在江雪左文字出門前舉行,不是要違背貓咪的意思,反而是小夜左文字的請求。

或者說,積極推動也可以。

近侍刀原本是把自己打算在江雪左文字出門修行後開軍議的想法告訴小夜左文字,希望他有所準備和建議合適的時間。沒料到對方的回答是「立即」,而且幫忙召集部分「主力」當晚在小書房召開軍議。

「很抱歉,上次我實在太失禮。」軍議開始前,近侍刀先為上次自己拂抽而去的事道歉。

「哈哈,實在太見外呢,小藥研。」鶴丸國永搶在其他人開口前,上去勾住短刀的脖子,按住他的頭不停亂揉:「擔心家人是正常嘛,突然道歉反而嚇倒我呀!嗬噠~我今天來了,別打算又趕我出門啊!」

「大將已親准你以五条家的身份留下,我不會抗命。」

現在短刀改為被人捏鼻:「又是這種悶死人的語氣,你這個小鬼不要裝大人好嘛。」

「我是大人,鶴丸大人。」

「是故意叫我叫得這樣見外嗎?」鶴丸國永又開始死命地揉刀:「看招!」

其他原在思索如何體面地回應短刀道歉的刀劍,都因為眼前的畫面大笑起來,小書房的氣氛亦因此變得輕快。見「策略成功」,鶴丸國永終於放過藥研藤四郎那個被揉成亂毛的頭,被意思意思回揍一拳後,就乖巧地回到座位,好等短刀可以宣佈開始軍議。

第一部分談及上次審神喵問「修行時的『感覺』是否真實」,大部分刀劍都認為和自己平日生活沒太大差別,所有事似乎在意料之中,雖然曾感「難以置信」,但似乎和能重遇自己的前主,所以心有所感有關,而不是因為那個時空有異常情況。

藥研藤四郎隱約看到,一直靜靜坐在一角的小夜左文字鬆一口氣。

難怪要趕在江雪左文字出門前召開。

「一期的情況,我覺得他只是無法代入,放心放心。」鶴丸國永代為總結:「我會照顧你大哥,小藥研就放心將他交給我!」

「一期兄不屬於我,我沒有將他交予任何一人的立場。」

發現短刀臉色有異,鶴丸國永立刻笑幾聲轉移話題:「是,是,總之,我絕對會保護他。」

明白自己的反應讓對方擔心,藥研藤四郎順着對方的話「回敬」一句:「憑鶴丸先生現在的等級?」

「喂喂……」鶴丸國永扁起嘴:「我也想多點出去啦,小藥研。不如請你和主殿說,多點派我和一期出陣,就算連續幾天幾夜都可以啊!」

「不行。大將要休息。」短刀被太刀裝可憐的表情逗笑:「哈哈,好吧好吧,有空跟她說說,總之,要顧及她的作息。閒聊已太多,談一下個議題。」

是大家很在意的「其他本丸的故事」。

雖說大家心急地想早點討論,但原來看不懂的刀劍佔大多數。

「啊喂,是你們跟我提希望談這個,但你們竟然是來問有誰看得明白?」藥研藤四郎瞪大眼:「這怎能討論下去?」

原來大家都希望聽其他刀劍的看法。

「哎呀哎呀……」

「主人的看法是?」小夜左文字舉手。

「呃……舞台劇還好一點,但音樂劇那邊嘛,她就是因為看不懂,所以沒召集大家。」為顧及自己貓咪的面子,短刀很快補充:「她已在不同的審神者論壇裡找相關資料,聽說希望在之後的場次會多了解裡面的情況。」

「之後還有?」壓切長谷部眨眨眼。

「嘛……一定有啦。」加州清光代答:「那隻大變態不會放過看他們表演。聽說舞台劇和音樂劇之後還會有表演,只是怕和大變態的上班時間重疊,令大家都沒機會看。」

「我似乎要嚴加看管大將的錢包。」

「不要!」加州清光先回應,其他刀劍很快一起點頭,短刀見狀只能苦笑搖頭:「我知道了,其他本丸的表演,我會視情況通融一下。」

加州清光歡呼,被大和守安定打頭。

「原來大家和大將一樣看不懂……」藥研藤四郎搖搖頭,突想起更重要的事:「三日月大人有沒有奇怪的舉動?還有,音樂劇那邊出現的那兩位監察官……」

「不知道。」石切丸開口:「三日月大人一直難以看透,最近他長期和小狐丸大人出雙入對,很難打聽到任何事。」

「問他只會說新婚燕爾,着我們不要打擾呢。」笑面青江挑眉,斜視一眼準備罵人的壓切長谷部:「原話轉述,我不會在背後添油加醋。」

石切丸點頭默認伴侶在說實話。

「是嗎?」

「我有個建議。」壓切長谷部站起來:「三日月那邊可以暫時不理,但那兩個人,我們要額外注意。」

可惜很快被日本號按回座位上:「嘿,以你的個性,只會被發現。」

「喂!」

「停一停。」藥研藤四郎阻止眼前一觸即發的爭執:「這事我會安排,過度反應會令他們起疑。即使未見他們和上面的人聯絡、報告,我們亦要處處留神。」

壓切長谷部聞言冷靜下來:「明白。」

「今天先討論到此,你們的想法我會轉達予大將,辛苦各位。」

大部分刀劍點點頭,惟獨鶴丸國永大笑,上前推短刀一把:「快回去吧!我不想我們的主殿半夜起來找不到你呢!」

小書房又一次響起一遍笑聲。

「嘖。」

「快回去,我們不希望被主上責怪。」

「竟然連長谷部先生也……嘖,知道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