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九六

做任何事,都有代價。


就算最初沒有,總有一天遇到。


「藥研……貓是否仍在做夢喵?」


「呃……應該不是。」


在一貓一刀眼前,是數之不盡,比他們高出很多很多的文件山。


「我們,好像只是怠工一天,還是我們回錯時空喵?」


「呀呀~~」


「主上。」路過的壓切長谷部好像瞪了藥研藤四郎一眼:「工作不可怠慢,否則就如眼前一樣,每天增加。」


說完這句的打刀,好像沒有平日那種為主效忠的「使命感」,跟不遠處的日本號點點頭後就快步跟上去。


「哈哈哈……」有貓開始傻笑。


「啊喂,大將妳沒事嗎?」藥研藤四郎嚇得瞪大眼:「喂,只是文件多一點,很快可以處理好……」


尾音不肯定呢。


「哈哈哈~~」有隻貓咪開始轉圈唱歌:「哈哈哈~~~天天長大,我天天高~~」


哎呀呀,是不知何時聽過,某個懷舊節目裡的廣告歌耶。立刻記起歌出處的短刀快手拑起審神喵,依稀聽到她問了句:「看看哪個高一點?」


「不要管那些文件,快去上班!」雖然看起來應該是從一個地獄到另一個地獄,但短刀已顧不上那麼多:「總之,我答應大將,在大將回來前,會想辦法完成裡面的文件!」


貓咪勉強回復清醒地出門上班。


近侍回到辦公室重新「欣賞」眼前的連綿「山脈」。


剛剛看那傢伙的反應,看來要找幫手並不容易,不過,總要試試看。


到審神喵回本丸的時候……


「喵!真的完成了?!」貓咪開心得連鬍子也彈起來。


「喲,答應過大將的事,當然要做到。」藥研藤四郎被後面的「同伴」作狀揍了幾拳:「是,是,其實多得大家幫忙,才可以趕及完成。大將請先回房間梳洗休息,明天只需蓋印就可以交上去。」


「是~~~」審神喵深深地朝他們鞠躬:「謝謝大家呢~貓先回房間~」


聽到她哼着愉快的音調回房,藥研藤四郎不自覺地綻放笑容。


「你這小子……」壓切長谷部又敲短刀的頭一下:「下次出門當護衛早點說,只說約會會令大家以為主上和你只顧去玩。」


「玩倒是有,但大將是去上班。」藥研藤四郎揉揉頭:「好像是之前出事過好幾次的地方附近,難得大將邀約,不跟上去看緊點,實在無法放心。」


「嘖。」


「嘿嘿,長谷部又在口不對心。」日本號用力揉壓切長谷部的頭:「我記得長谷部聽到那隻貓咪主動邀約那小子時,好像感動地說她終於不躲在房間裡之類……哈哈,力度不夠呢,很可愛。」


「不准再說!」


「是!」日本號挑挑眉:「既然是主人要求,唯有遵命。」


「喂!」


「你們兩個……」藥研藤四郎盯住他們一刀一槍:「在我面前也罷,若在大將面前打情罵俏,小心我打你們進手入室。」


「剝奪主上興趣是不忠。」


「原來長谷部有被他人……那種叫甚麼呢……」日本號露出一個令壓切長谷部心寒的笑容:「視……哈哈!又打,刻意放輕力度,對我起不到作用喔。」


「快閉嘴!」


「哈哈!」


總之,今天全賴他們才能解決積壓下來的工作。反正她回房梳洗看不到,今天就暫時放過他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