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三四‧五

膝丸的寵兄準備大作戰,終於到達有刀劍投訴的程度。

審神喵今天從現世下班回來時,看到膝丸不服氣地收拾物品,似乎是從房間或者其他地方搬出來的。

「到底……喵?」剛回本丸的貓咪爪尾並用地指用庭院裡的雜物。

「沒事。」藥研藤四郎一臉平靜:「買太多,房間塞不下,而且不斷把東西搬進搬出太吵,結果被大家輪流說教罷了。」

「會有這樣吵嗎喵?」

「今天有幾十次送貨上門……」藥研藤四郎微微抬頭,以指尖輕敲下巴仔細回憶:「幾十,沒事,還沒上百,據聞某些本丸的膝丸先生出現過百張訂單同時上門的畫面。」

換審神喵抬頭腦補一下送貨畫面,嗯,的確很恐怖。

等等……

有破綻!

「喵,万屋上次不是準備了髭切甚麼鬼慶祝套餐嗎?」貓咪甩甩尾巴後,說出心裡的疑惑:「以万屋愛錢的『個性』,應該有髭切留守甚麼鬼的套餐,不需要不斷送貨才對喵。」

近侍刀托托文書工作時必備的眼鏡,無奈一笑:「嘿,因為每個本丸的髭切先生有不同喜好之餘,這次万屋為了賺錢,以『時之政府』未公佈出門人選為由,將套餐拆成不同組合的主題套餐出售,而且還註明來自不同的地方,所以會各自送貨。」

「喵?」

藥研藤四郎先拖貓咪回房間梳洗,然後請她坐在新買回來的電腦,逐個細看這次万屋的新商品。

「……」呆貓一隻收獲。

半小時後,有貓孌終於有一丁點兒反應:「這是甚麼騙錢的套餐呀喵?」

甚麼鬼「愛茶之友」、「和菓子之友」、「招待貴賓」……總之就是一堆隨便弄一個冠冕堂皇的名字,然後把一堆看起來相關的東西塞在一起,就稱為套餐嗎?

好了,那又跟膝丸會瘋狂買有甚麼關係喵?

「如果……說如果似乎太空泛,我直接問吧,大將。」藥研藤四郎笑了笑:「託人照顧自己的哥哥,要有『回禮』才乎合禮數吧?」

「喵?」

「直接請人幫忙會有損他們引以自傲的『源氏重寶』的名譽。相反,若準備足夠的茶點、古籍古玩等等,然後放出風聲請他們在這段日子去鑑賞、討論和享用,不是很符合他們的禮節嗎?」

審神喵總算弄懂近侍刀的意思。

「但……應該不用那份量嘛……呃……等等……」

「喲,想起來了吧,大將。」藥研藤四郎輕笑:「有刀有很大機率會忘掉自己邀請過誰,然後一再邀請。」

「貓始終覺得買太多……」審神喵攤爪:「不過,又不是用貓的小判,隨便他,運氣好的話,貓還可以過去偷拿一點零食喵。」

「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