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三四

「終於到我了……」膝丸興奮得眼角滲出淚水,然後緊握髭切的手:「兄者,我很快就會追隨你的步伐去修煉。我一定可以宏揚源氏的威名,不會有負作為源氏重寶的名聲!」

「源氏已很久以前的事,我認為應該着重現在和未來呢……」髭切回以溫柔的笑容:「那個……呃……你嘛……」

「膝丸,我是膝丸,兄者。」膝丸欲哭無淚,再習慣被忘掉名字,也不希望每次,沒錯,是每次去提醒對方。

「啊!膝……蓋?」

「是膝丸,兄者!」膝丸絕望地抱頭,旋即打起精神:「沒事,雖然還有幾天,但為了不損源氏重寶的名聲,得儘快為出門作準備……欸?!」

有刀想起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我一旦出門……兄者……那……」

「嗯?」髭切以玩味的眼神笑看又開始亂了陣腳的弟弟。

一隻貓咪趴在辦公桌上遙望某振在本丸裡狂奔的太刀。

「喵……膝丸不像是為自己準備出門的事,在忙甚麼呀喵?」

買茶葉、買菓子、買木炭……那都是家裡用的吧?

「好像說為髭切先生準備的。」藥研藤四郎語氣平靜地一邊工作一邊回答:「專門給髭切先生煮茶用的水,好像也準備了快接近一個月份。」

「喵……貓記得,以本丸時間計,他不過是出門四天……」有貓看到某太刀不只找來大量不同厚度的外衣、棉被也有不同厚薄,好像連春季用的用品也出現了:「膝丸準備的……是一年份嗎?他以為我們是某個宣傳動畫的本丸,出門有可能要一年後才回去?」

「那只是關心哥哥的表現。」藥研藤四郎放下筆,和貓咪一起看某刀的好戲,看到髭切不只享受其中,而且不時表現像讚美對方,忍不住輕笑:「不過是『兄友弟恭』的表現。」

「喔?」某貓甩甩尾,雙眼沒離開過某兩兄弟:「『兄誘弟攻』,的確呢喵。」

「……不要想到奇怪的事上。」某刀立刻要貓咪「住腦」。

「甚麼嘛?」有貓壞笑:「剛剛藥研不是也說『兄友弟恭』嗎?貓說『兄誘弟攻』只是學藥研喵~~~」

某短刀額上的青筋冒起:「我說的兄友弟恭,肯定和妳的是兩個意思。」

「喵,是嗎?」某隻壞貓咪裝傻:「兄『誘』弟『攻』就是兄『誘』弟『攻』,沒錯耶。」

藥研藤四郎死死盯住貓咪的尾巴,再瞪貓一眼:「看妳尾巴的甩法,妳那個兄『友』弟『恭』一定不是兄『友』弟『恭』!」

審神喵的尾巴甩得更愉快,貓咪甩甩頭擺擺尾後,笑看自己的近侍:「那想請教藥研,貓那個『兄友(誘)弟恭(攻)』到底是哪個『兄友(誘)弟恭(攻)』喵?」

有刀想學貓咬「人」,這種問題根本不適合回答,惟有忍着氣回到工作上。

只是,有貓已陷入BL妄想中。

要她工作?不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