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三六‧五

剪影的形象如此明顯,自然不會搞錯,下午公告一出,近侍刀就立即去請膝丸作決定和準備。

咳,一如審神喵的推測呢,有刀完全忘了自己。

「膝丸先生,大將請我轉告,若有意出門修行,可待大將回本丸後親自向她申請。」作為近侍,自然會提醒其他細節:「一旦出門,行程的地點和時間由上面決定,而且不一定能立即和相關人士,甚至當地人遇上,所以若是有意出門,請先備妥所需衣物和乾糧。」

「呃……」

看到有刀臉有難色,藥研藤四郎自然明白他準備功夫做了多少。

可能,說有沒有做比較正確。

「請先去準備,否則大將有可能不批准你出門。」

「可是,我得先為兄者……」膝丸慌亂地回望自己的哥哥,只見髭切溫譪的笑容依舊,望一眼膝丸後,繼續戳現世那個叫電話的玩意:「聽說周末天氣會比現在冷,即使已有保暖衣物,始終要為兄者多準備木炭較合……」

藥研藤四郎拉住又想往外跑的太刀。

「本丸有電暖爐。」短刀以近侍的身份說話:「之前已曾警告過要少用木炭,以免引致火事或缺氧。令兄未來幾天晚上獨居一室,小心為上至為重要。」

「明白。」膝丸「休戰」沒幾分鐘後,又開始坐立不安地點算他哥哥現有的「物資」,似乎緊張兄長的事多於自己出門的事。

未幾,作為兄長的一位抬頭,以他甜膩的聲線柔柔地問:「所以……那個甚麼……甚麼丸……」

「是膝丸,兄者。」

「是。今天要出門?」

「我要先為兄者準備好一切方能安心為出門作準備。」

「未準備?」

藥研藤四郎很想插話,不過有好好忍住。

「未為兄者準備萬全前,作為弟弟不應僭越為自己打算。」

「這樣嗎……」隨着髭切的聲音落下,一聲「嘭」和濃煙同時出現,近侍刀立刻拔刀備戰,但很快發現並非敵襲。

眼前的源氏重寶笑容依然,指向剛在大家眼前出現的包裹:「就請……呃,總之請看看是否合用呢。」

已顧不上再次提醒哥哥自己名字的事,膝丸一臉感動地看着眼前準備妥當的修行用品:「兄……兄者……給我的?」

隨着髭切點頭,櫻暴雪在本丸出現。

呀!還有旋風!

審神喵回來丟刀後,終於有時間了解本丸主要地方被櫻花淹沒的原因。

髭切一直維持笑咪咪狀態,絲毫不在意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喵,跟「上年紀」的太刀計較好像太小氣,而且嘛……能令對方願意表達自己真的聽懂,怎樣看也太困難,所以貓咪很快決定作罷。

但是,不抱怨也不可能。

藥研藤四郎晚上一回到房間,立刻拉着貓咪訴苦,像髭切只顧欣賞膝丸的「爆花」表演,以及万屋的搶錢能力等等……

「不搶錢就不是万屋呢喵。」審神喵戳戳電話,讓短刀看看論壇情況:「一切都是万屋的計算之內。絕大部分膝丸都可以肯定會忘記為自己準備修行,所以直接推出『適合源氏相關太刀修行用套裝』,方便膝丸自己、他的好哥哥,以及審神者為他準備喵。」

「哦。」

貓咪尾巴一甩,直接打在短刀的手臂上,對他來說當然是不痛不癢,但作為一振乖短刀,自然要問問貓咪到底想說甚麼。

「沒留意貓剛剛說誰會買嗎?」

「不就是膝丸先生本人、髭切先生,以及他們本丸的審神者嗎?」藥研藤四郎依然不懂,那是正常的選項,不需要特別強調。

「膝丸自己喵、髭切喵、審神者喵。」審神喵一面甩尾一面扳爪爪:「所以……請問藥研,一共是多少份?」

「甚麼一共多少份……」短刀搖搖頭:「修行工具買一份就可以,何來『一共』?」

尾巴這次甩上短刀的頭殼。

「膝丸喵!髭切喵!審神者喵!」貓咪再扳爪爪:「是三!是三呀喵!」

「吓?」

「髭切幫膝丸買忘了通知,膝丸自己買,然後是審神者擔心他們忘了買,所以提早幫忙訂……」審神喵又扳爪爪:「還沒算髭切忘記自己有沒有買,買了後忘記放在哪兒,所以回頭又再買。」

「等等……」短刀開始頭暈:「我見髭切先生只買了一份,膝丸先生沒買。」

「我們是特例呢喵。」審神喵又搖搖尾:「加上用特急咒術傳送的附加費,這次万屋又賺一大筆呢喵。」

藥研藤四郎頓覺連吐槽也無力,過了好一會,才勉強反問:「那多出來的修行物品應該可以退貨吧?」

「不~~~~~~~~~行!」貓咪大笑:「難得哄了大家花錢,又怎可能吐出來?因為套裝裡多是食物,所以用『安全原因』拒絕呢,連帶裡面的衣服也以『瘟疫關係,不接受退貨』,況且嘛……藥研覺得膝丸會退還他哥哥或者主君送的東西嗎?」

「……不可能。」藥研藤四郎恍然大悟,禁不住笑出來:「嘿……一切被敵人掌握,是兵家大忌。」

「万屋能賺大錢不是沒理由呢喵。」

「哈,的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