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三五

「喵!!!」審神喵激動地捏住新公告來搖:「新人呀喵!新人!喵喵喵喵喵!」

近侍刀感覺耳很痛,忍不住揉了揉和抱怨:「啊喂,不是第一次有新人公告,興奮個甚麼?大將。」

「希望能儘快接到……無論是誰也好……」審神喵抱緊公告在胸前,原先興奮的表情現在只剩下不安:「貓不知還有多少次機會為大家帶來新人,到時候得請大家加油,儘快令本丸繼續維持全刀帳……喵。」

「大將?」藥研藤四郎察覺氣氛有異,立刻放下手裡的筆走到貓咪的身邊拉她坐到自己身邊:「還好嗎?」

審神喵苦笑:「不只上班時聽上司、老闆們唸要效忠的事,就算是假期都傳訊息來恫嚇……能『好』嗎?」

短刀心痛地抱緊對方,在貓咪打算推開他說自己沒事前,耳邊響起辦公室的門關上和鎖緊的聲音:「等等……藥研?」

平日這種用神通力鎖門的方式代表「不是好事」。

「……在那扇門打開前,請妳以本來面貌和我說話……」藥研藤四郎隨之唸出審神喵的真名,看到對方回復人形後,立刻枕到對方肩上。

「藥研……」

「門鎖上了,他們會迴避,若真的太擔心可以放輕音量。」短刀在審神者的肩上猛蹭:「等不及回房間聽妳說,抱歉。」

審神者的聲音瞬間變得黯淡:「還不是跟之前說的……嘿,應該說更嚴重呢。不只說拒簽會立即解約,而且還說會通報那個檢查思想的政府部門去審查不願簽署是否有背叛政府、國家的思想和行為,對那些不願簽署的職員進行思想和行為審查,如被他們找到一絲一毫『證據』,就會以叛國罪處刑。」

藥研藤四郎的心冷了一截。

「就算委屈自己,向自己下咒自縛也不代表了事。他們都聲明,若事後在思想審查的項目裡發現端倪,或在不同渠道收到舉報,不限時期的。除了會以叛國罪處刑外,還會加控作出虛假誓詞、騙取公司工資等等的罪名,加刑當然少不了,而且有機會對公司作相關賠償。」

「吓?」

「例如宣誓前後,在公司工作的所有工資、獎金,以至對公司造成名譽損失的額外賠償……」審神者搖頭:「其實不宣誓也可能要賠償自己多年的薪金,但他們暫時大發慈悲說只會裁走,或強逼『自願退職』,即使要坐牢、要被處刑,還可以留一份遺產……若是後者嗎?別說為家裡留一份遺產了,家裡或要為此揹上債務。」

「離職……不可以?」

「已過了時限。」審神者苦笑:「要怪自己貪心和大意,心存僥倖地以為公司不會跟上面的一套。嘿,結果,現在落入困局。現在辭職等同宣告看公司將會實行的規定不順眼,自然等同不願意向政權宣誓永世效忠;且喵,離職要給予公司一段時間作為通知。作為有一定規模的公司,入職時已說明要選擇離開時,要給予公司半年時間作知會,否則則要付上等同,甚至超過半年『通知期』的薪金作為解約費用。」

「半年??」

「嗯……錢,雖然自己很會花錢,但贖身費倒是有的,可是不值得。」審神者倚在短刀身上:「現世被那場瘟疫弄至多悽慘,藥研不是不知。四周都是沒有工作,三餐不繼的人,至於店舖、公司嗎?大多被逼停業或面對冷清清沒人光顧的店面,連自己都無法生存時,又如何聘請新人?即使可以用一筆贖身費去換取自由,但之後花光積蓄,得面對沒飯吃、沒地方住……你們會養貓嗎?一輩子的。」

藥研藤四郎抱得對方更緊:「別說一輩子,就算幾輩子也可以。以本丸的財力和資源……不,作為妳的部屬,借『領地』的資源去供養主君並任妳差遣是我們的本份。」

「嗯。」

「只是……準備好嗎?」藥研藤四郎低聲問:「永遠脫離現世,無論這邊是否『永恆』,都留在這邊,即使任務結束要解散這兒的一切時,與我們一起消失。」

審神者默然,短刀輕輕嘆息。

「的確,不容易下決定。」藥研藤四郎嘆氣:「這選擇和要求妳自殺並無二致。」

審神者搖頭:「那只是求生……抱歉,身為主君反而無法下定決心和大家共同進退。」

短刀不是不希望安撫對方,但苦無合用詞。

「走到這一步,大概已無退路……」審神者回頭望了心愛的短刀一眼:「或者,暫時只能見步行步,若是『我』因羅織罪名被捕,本丸無人照顧時,就請藥研照顧大家……能等上,也願意等『我』的,就辛苦大家;萬一……萬一嘛,能奪回『我』的魂魄自是最好……否則,就抱歉要藥研幫忙善後。」

「……請不要……」藥研藤四郎想回應,可惜發現想說的話全噎在喉。

「我們現在可以做的,大概只有珍惜現在的一切,並為盡力大家帶來所有同伴。」審神者吸一口氣再續:「多一個同伴可以互相扶持,總比無法相見好。」

「是。」

「可以繼續對大家保密嗎?無法改變,又未到最後一刻也不能確定的事,不希望有更多人為其擔憂……」

藥研藤四郎咬咬唇,用力點頭:「遵命。」

「一切拜託藥研,無論是本丸,還是『我』的一切。」

「……萬……萬死不辭。」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