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三七

「吶,藥研哥哥~」

如常地在回房間休息前巡視四周的結界,跟自願巡邏的刀劍打個招呼,這晚近侍刀卻不如常地被叫住。

「亂?」短刀回頭,不解地望向對方:「已經挺晚了,請早點回去休息。」

「請問可以和我聊一會嗎?」

雖然多少覺得對方另有所圖,但藥研藤四郎還是答應。兩刀走到較靜的一個角落,亂藤四郎低聲問哥哥最近是否為主人的事心煩。

「沒……」

「吶,不要說這種話騙不過我,連浦島也騙不過呢。」

藥研藤四郎沉默下來,最後難抵弟弟溫柔的目光,以細微得大概只有極短才會看到的動作點了點頭。

「跟現世有關?」為免對方保持沉默,亂藤四郎為他作了一點「下台階」:「最近刀劍論壇都提到不少呢……沒錯,我知道比起主人正切身感受的,或者上面說的只是一小部分。不過呢,單是看上面說那些上面的人趁着疫症為自己爭取更多權力,刻意或者單純無能,令瘟疫一再蔓延,真的不好受呢。」

「呀呀。」

「主人涉及其中?」亂藤四郎說出一個較嚴重的可能:「被發現了?會隨時出事?」

即使知道對方只是關心,但藥研藤四郎亦不得不暗嘆弟弟手法的「高明」,現在變成一定要「澄清」,否則代表事情會以比他發問的情況嚴重的方向傳開:「沒亂說的那樣嚴重,只是大將在猶豫現世的工作是否值得繼續,還是要向老闆……啊,或者說『公司的主君』屈服。」

「笨蛋哥哥,我一直有看現世的戲劇,說老闆我會明白耶。」亂藤四郎白了藥研藤四郎一眼:「主人被要求交出個人帳號為公司宣傳,還是其他?」

藥研藤四郎彷彿聽到一個奇怪的問題方向。

「吶?藥研哥哥?」

「喔……沒事。」藥研藤四郎思緒被打亂,「不小心」鬆了口:「和亂說的那種有點分別……好像說要仿傚上面的要求,要全體職員向政權效忠……。」

亂藤四郎直直地盯着對方:「因為主人的工作和政府相關?」

發現自己說太多的短刀,惟有搬出貓咪一模一樣的話:「她說過『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哎呀……藥研哥哥太緊張呢。」亂藤四郎輕笑:「為了生意、排擠競爭對手的手段嗎?就算不看電視,以前也看過不少呢。商人不少會為生意更上一層樓,做一些奇怪的事去向統治者結盟,普通像賄賂至借女兒去結親等等都有。這種逼使職員做一個效忠的戲碼,然後大概會張貼在公司網站,甚至拿去在和上面談投資時做『宣傳』用的事,實在太普通呢。」

簡單的話,令藥研藤四郎的腦袋變得澄明。

「那麼,我這個笨蛋哥哥,有沒有趁機要求主人留下來?」亂藤四郎瞇眼一笑,然後等候對方的答案。

「她……無法作決定。」藥研藤四郎嘆一口氣:「不能強逼她,對現世的人類來說,長居這邊和自殺相若。」

「喂喂,說藥研哥哥是笨蛋真的沒錯!」亂藤四郎站起來叉腰瞪了藥研藤四郎一眼:「沒錯,我有聽說過一些女審神者為了自己現世的家人、朋友死心,會偽造不同的死亡事件去抹消自己在現世的存在;否則被當成失蹤的話,現在的家人好友無法死心……可是,和自殺完全是兩回事呢!」

「嗯。」

「不過,我倒是會理解『乾媽』為甚麼無法下決定耶。」感受到另一邊的視線,亂藤四郎的語氣用字又再溫和幾分:「那邊始終是『家鄉』啊,身邊最熟悉的人和物正受到磨難,一旦『離開』,就永遠成為外人,無法真正了解和協助自己的『家』的一切……相信換轉是我們,要我們永遠離開本丸、捨棄兄弟們到現世,也是難以下定決心呢。」

雖然情況未有任何改變,但聽了對方的一番話後,藥研藤四郎的心情倒是舒暢不少。

「其實,主人無法作決定,藥研哥哥不會爭取嗎?」亂藤四郎忽然作出提議:「多疼主人一點,讓她越來越倚靠藥研哥哥,那邊不斷減分的時候,藥研哥哥就努力為自己加分,自然有一天會大比數壓過,奪得主人歸呢!」

「我不打算妨礙她……痛!」

亂藤四郎鼓腮叉腰,很自然再多踹對方兩腳:「笨蛋哥哥就是笨蛋哥哥呢。沒人要藥研哥哥逼主人下決定,但疼愛主人是應該不是嗎?」

有刀無法反駁,惟有乖乖閉嘴。

「藥研哥哥要令主人相信,有一天,她真的無法忍受現世的事時有退路。」亂藤四郎的語氣回復平日般輕柔:「這樣,才能給她勇氣繼續闖下去,記住啊。」

「是。」藥研藤四郎點點頭:「我先回去,怕她醒來發現我不在時擔心,亂也請早點回去,以免浦島君亂想。」

亂藤四郎偷笑:「藥研哥哥仍然不相信浦島是最疼我的刀呢……他知道我的想法,同時對兄弟之間的氣氛很敏感,若不談他有時提出解決的方法太直率,其實是比藥研哥哥溫柔、體貼得多的刀呢。他知道啊,因為涉及我的兄弟和主人,他比我擔心很多倍呢!對浦島來說,令兄弟和睦、幸福,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呢。如果我這幾天再不替藥研哥哥想辦法,他一定會親自過來找藥研哥哥談,到時就算是藥研哥哥都很難瞞過去。」

「嘿……請代我多謝浦島君。」藥研藤四郎點頭:「剛才麻煩亂了,哇!又來?!」

「對兄弟不准太客氣!」亂藤四郎收回踹刀的腿:「兄弟有事,不是應該一起解決嗎?何況還涉及主人?作為她的刀劍,為主人排難解困是我們的責任。」

藥研藤四郎笑起來:「的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