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七四

「大包平的狀態……真的很差喵。」難得休假卻很早起床的貓咪,一下樓就看到一振有嚴重黑眼圈,臉容憔悴,而且一反常態的紅色太刀。

喵,很簡單,就是某刀學了鶯丸總是喊「大包平」的個性,喃喃自語的喚着鶯丸。

「提醒妳,大將。」藥研藤四郎戳戳貓臉:「在別人苦惱時一心只想BL,是大將失格。」

「BL是必要喵!」審神喵握拳:「尤其有刀昨天送鶑丸出門時,還故作瀟灑地說那些『只有弱者要修行』的話,完全忘記那兩天有多不忿。趁大包平沒甚麼反擊能力時,去捉弄他似乎不錯呢喵~~」

貓咪的尾巴被拽住,背後響起意料之內的聲音,不過,「提醒」倒是意料之外:「那傢伙常說要打倒我,大將要去玩弄他我不會反對。可是,我記得大將今天休假的理由是為了看很重要的直播……」

「喵!」審神喵尖叫:「貓忘了請陸奧守設定投射螢幕和音響……」有貓立刻急得原地轉圈喵喵叫,之後陸續數出一堆未準備的事。

「喲,大將,妳認為要先『處理』那件事?」逗貓成功的近侍刀笑得很開心,任由貓咪「喵」一聲地跑遠。

極短的偵察和機動是無人能及,而猫丸是一個短刀們很喜歡看戲的本丸。

最重要是,那隻貓咪的體力和速度……嗯,龜吉都比她快。

總之,到貓咪走到一半路時,已看到陸奧守吉行大大的笑臉,揚手跟她「say hi」:「主人今早要看直播?一切交給俺吧!」

道謝後沒走上幾步,遇到燭台切光忠:「聽說主人今天要追看現世的表演,午飯晚點會拿到大廣間給大家享用。對了,記得主人今早未用早飯,回頭我拿一些點心過去給妳。」

「喵……謝謝……」細心得差點令跟上來的近侍刀生氣,嗯,果然是燭台切光忠呢喵。

既然要打算請去幫忙的打刀和太刀都知道此事,審神喵就懶得去通知其他刀劍,正如她所料,當她去到大廣間,喜愛現世表演的刀劍們早已齊集,確認今天是舞台劇而非音樂劇後,半分鐘內,所有應援物品全部收拾妥當。

很有效率呢喵。

當知道今天的故事和一期一振有關後,有幾振短刀立刻彈起來,說要到房間「請」他們大哥大嫂到來。

「喵,昨天是一期的新婚夜,你們不要打擾好嘛。」審神喵雖然這樣說,但多少好奇如果他們到來的話,她能否從……咳……總之,找到腦補的素材。

「一期哥哥和鶴丸大嫂過年前已經結婚呢~~」亂藤四郎罷罷手:「不會妨礙啊!」

「之前已經很『熱情』,昨天反而似乎因為準備宴會太累,晚上倒很安靜。」

「厚哥哥!不用說這樣明白呀!」

雖說表面看來吵吵鬧鬧,但氣氛很愉快,而且,在他們「吵鬧」的時候,秋田藤四郎、五虎退等幾個較「細小」的弟弟,已經拉着一期一振和鶴丸國永回來。看來,他們的「工作分配」挺「成功」。

「主人,請問表演何時開始?」

「喵……」審神喵望望手錶:「還有五分鐘~~」

「好!」好幾振短刀站起來往外跑:「還夠時間拿零食!」

猫丸的直播大會很快就會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