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七八

「喵……花札很討厭……」審神喵打量滿級遙遙無期的「新人」:「連第二振都拿到爪,可是等級還差很多喵。」

的確,差二十級才滿級。

以上面安排的「訓練活動」來說,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事大概是代表要蒐集的「條件」比以往輕鬆,至少嘛,表面上是。

壞事?就是關卡比平日困難,被打至敗北回城成為每天的「日課」,還不只一次。

「喵!今天你要出門練級!」臨出門回現世前,審神喵難得有時間親自向當事刀宣佈他今天的「工作」。

「汪?」村雲江回頭,茫然地汪了一聲。

「喵?」面對「汪」,「喵」大概是一隻貓咪的「本能反應」。

「汪!」

「咕……喵!」

好像,去了奇怪的方向發展呢。

「汪!」

「喵!」有貓開始炸毛。

「汪汪!」

「喵呀!!」

如果只是他們一貓一……嗯,刀亂叫還好,偏偏今早村雲江正和江派的刀劍一起,很快惹來另一隻汪汪一起吠;貓咪那邊也是……南泉一文字正和大俱利散步路過。轉眼間,「貓」「狗」大戰一觸即發。

「快去上班!」近侍刀眼明手快,扛起貓咪,在其他機智的刀劍協助開門的情況下,直接把審神喵「飛」出大門再關門鎖上。大俱利伽羅搶在一文字刀派中某刀捉貓做烤貓全體前,伸手拐走南泉一文字。至於汪汪組?嗯,剛才不是說村雲江正和其他江派的成員在一起嗎?在其他成員合作下,兩刀同時被拖離現場,丟上豐前江的電單車讓他帶他們散心。

幸好及時制止呢。

近侍刀突然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

沒錯,那隻貓咪不是貓咪,但貓咪的本性依然存在,而本丸裡有「貓」有「狗」的情況下……

以後要小心「提防」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