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七五

「吶,主人……亂還沒看夠呢~~」

「喵?!」

抵受着背後的恨意,亂藤四郎繼續向審神喵撒嬌:「吶~~~~好嘛,主人……亂,還想看呢。」

「夠了!」藥研藤四郎伸手拉走亂藤四郎。

「喂,藥研哥哥~~」維持「坐下」姿勢的亂藤四郎抬頭笑道:「吃醋?只是看個重播,藥研哥哥的反應太大耶。」

事件起因可以追溯到兩天前,貓咪「贊助」的現世表演直播「活動」。上午那場表演因為是全景拍攝的關係,所以裡面的演員看起來就像指甲那點尺寸,又礙於只是投射螢幕不是現場,短刀們的偵察再好都無法看清真正的畫面。

貓咪為此讓他們看下午有特寫鏡頭的直播……

千算萬算也沒算到遇上官方訊號故障,後半故事完全看不到。

面對一堆淚眼汪汪的短刀,審神喵舉爪投降,自爆其實之後會有重播。加上,在刀劍們的歡呼聲中,很快看到官方為表歉意,將原訂只在今晚舉行的重播,另在昨晚加一晚,讓前天「失去希望」的刀劍們可以愉快地看(貓咪因為翌日=今天要上班的關係,被近侍禁足,無法去大廣間看)。

總之,有短刀看上癮,今晚想到貓咪的房間再看一次。

「故事很精彩呢,希望可以和主人一面看一面談。」邊着撒嬌用的字眼越來越多,審神喵隱約察覺短刀的意圖並不只於此。而且,伏在她肩膀的短刀眼神,閃着平日刻意藏起的聰敏:「吶,可以嗎?有關一期哥哥記憶的事,大家『預言』的事,真的很有趣的『設定』耶。」

「大將,我去樓下拿一下配戲用的點心,亂的話,妳盡量想辦法『趕走』。」連貓咪都發覺的事,偵察更高,更了解弟弟心思的藥研藤四郎豈會不知?留下來嘛,那個「好」弟弟肯定賴死不走,也不會在自己面前透露半分,惟有暫時離開,等他們一貓一刀聊個痛快。

叩。

「喵,亂的笨蛋哥哥出去了,可以說吧?」審神喵甩甩貓尾,望向亂藤四郎。

「果然瞞不過主人。」亂藤四郎立刻坐直身體,收起剛才所有孩子氣的語氣和表情:「我知道,那個是『故事』,但記得上面以前強調是由一個本丸的物(歷)語(史)改篇,換句話說,是『事實』的機會很大。」

「裡面的『一期一振』雖然失去記憶,但感覺等等似乎都在。」

「向『歷史人物』透露未來,真的是守護歷史嗎?」

慧黠的眼珠轉了轉,笑等貓咪的答案。

「亂真的很聰明喵。」

「主人是否有『收留』亂的衝動?」

亂藤四郎指的是甚麼,大家心知肚明。

「你哥哥不會准,貓上次為鶴丸留下的事,跟他吵過,然後冷戰了幾天。」審神喵苦笑,伸爪順順亂藤四郎的長髮:「你們兄弟之間,不,是整個家族也太為家人着想,這樣反令大家辛苦喵。」

「只有藥研哥哥一個,大家會擔心。」亂藤四郎扳手指:「部分兄弟隱約猜到呢。前田和平野他們不敢,也不好意思說,骨喰哥哥不肯定、有幾個弟弟只是覺得藥研哥哥越來越冷漠,以為他開始討厭大家……大概能斗膽用『乾女兒』的名義來問的,家裡只有我耶。」

「可是,你們若是要涉足,換藥研不會放心。」審神喵點點頭:「亂想說自己的發現可以,當成表演的評論就可以喵,日後幫大家帶話過來亦歡迎。可是,真的,真的不可以參與。藥研會把你們面對的各種可能,全變成自己的壓力源,太辛苦呢。」

亂藤四郎思索片刻後,點頭答應,然後簡單說出自己的想法。在表演作為「背景音樂」下,貓咪一面聽一面點頭,心裡默默記住他所有的論點和論據。

真是一個聰明的「孩子」。

「再說下去,在外面等了『很久』的藥研哥哥會折斷我耶。」亂藤四郎眨眨眼:「而且,妨礙主人看表演也是壞孩子所為呢!」

「知道就好。」沒等審神喵回答,藥研藤四郎已打開門狠狠「教訓」對方:「晚上是夫妻二人世界時間,下次再敢妨礙我們,我去拉青毛過來踢你!」

「整天不解風情,又要拆散弟弟們戀人的笨蛋……哇!出腳呢,快跑!」亂藤四郎邊躲邊揮手:「拜拜喲~~明天見~~~」

「滾!」

「藥研哥哥正笨蛋!」

趕走鬧事的弟弟後,藥研藤四郎坐到審神喵的身邊,審神喵揉揉他,等他反應。

「先看表演。」短刀調高電腦的音量:「其他事晚點,甚至明天再說也可以。」

「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