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七二‧五

「真的嚇一跳呀!那個三日月竟然突然將自己嫁出去。」第二天早上,不少刀劍圍坐在一起,一面喝茶一面談論昨天的事。鶴丸國永用字沒半點客氣:「本來打算給一期驚嚇做我們婚後第一個情人節的禮物呢!」

「鶴丸大嫂。」亂藤四郎輕笑:「我相信不可能呢,記得昨天是我們抬你到會場觀禮耶。」

「喂!」鶴丸國永立刻臉紅:「你們竟然綁起我,叫我怎樣給你們大哥驚喜?」

「那是驚嚇吧?」平日乖巧的浦島虎徹忍不住插嘴:「如果不綁起鶴丸大人,我準備送給亂的頭飾和巧克力會有危險呢!」

「對!」全場一致同意。

「啊喂啊喂!」鶴丸國永瞪大眼:「大家不要同意呀!」

「哈哈。」本要叫他們去吃飯的燭台切光忠笑起來:「鶴先生的惡作劇太有名,我怎樣也不會忘記咖哩味的巧克力的味道。」

「光光光……光坊……」鶴丸國永的臉色瞬間變得更白:「記記記……仇這種不帥氣的事,光……光坊不會做,對吧?」

「我不記仇。」燭台切光忠笑容滿臉,但那個笑容卻令白色太刀怕得縮成團,充滿笑意的語氣裡,透着凍徹心扉的寒意:「不過,重蹈覆轍這種不帥氣的錯誤,我不會犯。」

「抱歉!」眾目睽睽下,鶴丸國永合十向黑色太刀道歉:「以後不敢了,求光忠大人原諒!」

哈哈哈~~~

庭園的氣氛剎那間非常歡樂。

「吶呢,說起來,三日月先生他們呢?」亂藤四郎突然發現,今天整個早上都沒看過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

「說起來,主人也沒看到。」浦島虎徹側着頭,又望了眼龜吉:「龜吉,有沒有見過主人?」

龜吉回望浦島虎徹,然後又望向遠方。

「沒看到嘛,奇怪呢。」

「大將未起床。」藥研藤四郎「路過」,順手揉了一把坐在地上的鶴丸國永的頭:「你還敢說,昨天若然沒趁早綁起你,大家的禮物肯定會遭殃。」

「連小藥研都欺負我!我一會兒向你的一期兄告狀!」

「呵,隨便。」藥研藤四郎簡單交代今天的工作,順便通知在場刀劍男士們一個消息:「大將昨天已批准三日月大人和小狐丸大人休假一星期,聽說他們今天清早已出門去旅行。不過,聽說只會出門幾天,剩餘時間會留在本丸裡休息……對了,還有……請問有見過籠手切君嗎?」

「好像說正準備歡迎新團員的歌舞……」亂藤四郎指指道場:「借了道場用呢!」

「好的,我回頭去找他。」近侍刀抬頭:「獨台切先生,昨晚問的事,請問能趕上嗎?因為大將沒剩幾天假期,之後會回復正常上班時間,新人的歡迎會我想趁她仍在休息時舉行。」

燭台切光忠比了個「OK」手勢:「今晚可以,昨天看到三日月大人訂購的西洋食品,令我有了很多新的烹調靈感,相信其中一部分可以立刻應用。」

「一切拜託了。」藥研藤四郎準備轉身離開時被拉住,回頭看,又是某隻鶴:「怎麼了,鶴、丸、先、生?」

「小藥研說主殿快回復正常上班時間……」鶴丸國永的語速很快:「那,是何時?」

「聽她說拿了幾天假期,星期四開始要上班。」

「糟!」有刀立刻跑回主樓:「我要通知一期!」

「吓?」全部刀劍頓時覺得莫名其妙,不過,那個是鶴丸國永,有時候會有出人意表的舉動很正常。

可是,到他們知道原因後,仍然被嚇一跳。

「甚麼?」剛從床舖爬出來的貓咪,下巴又一次掉到地上:「三日月就算了喵,連一期也……學了那隻鶴的壞習慣嗎?」

藥研藤四郎無奈地苦笑:「很抱歉,家務事令大將感麻煩。」

「藥研是想被罵嗎?藥研的家事也是貓的家事耶。」審神喵張嘴作勢要咬,只是最後只是甩甩尾:「好吧,批准批准。連續三天大吃大喝,藥研的貓咪枕頭肯定軟綿綿。」

「哈哈。」

「的確呢……」貓咪戳戳電話,查看一下日期:「明天確是擺婚宴的好日子,一期會急於提出,大概是顧慮貓在之後的日子要上班。」

假期前那兩星期連晚飯時間都趕不上的日子,肯定嚇壞大家。如果要在一個適合喜慶的日子設宴,那就暫時只剩下明天。

而且,可以迴避要三日月宗近逞強的情況。雖然沒有邀請他們很失禮,但可以雙方免於尷尬,算是良策。

記憶無法回復之餘,反而對舊人舊事產生隔膜,難以回應對方當日的感情,大概只能用這方法作僅止於禮貌的守護。

「藥研,告訴一期他,貓已經批准明天舉行他們的婚宴。」

「是。」

「也請提籠手切他,要為今晚的表演做準備喵。」

「籠手江君說他已準備好,保證今晚有他們『江』的精彩演出。」藥研藤四郎微笑回應:「他託我轉告大將,說謝謝妳令他們的成員可以在新一年剛開始再次齊集。」

「是大家合力的結果呢……」貓咪抱頭:「花札真的很難呀喵!」

「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