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七三

「吶呢,昨天的表演很精彩呢!」亂藤四郎努力挑起話題:「不愧是我們AWT48的對手,無論舞蹈和唱功都很精彩耶。」


「我覺得最厲害是燭台切先生做的派對菜色。」平野藤四郎馬上接下話題:「看表演配小食的主意實在非常出色,相信只有燭台切大人才可以完美地做出來。」


「沒錯沒錯!」厚藤四郎立刻贊成弟弟的話:「尤其是那些迷你肉批!味道超級好之餘,又方便拿起來吃呀!」


為甚麼藤四郎們如此落力稱讚燭台切光忠?


原因嘛……就在他們的大哥身上。昨天因為他得知審神喵很快會回復正常上班時間,就說今天要設宴……


設宴也不要緊,最大問題嘛。


「燭台切殿,今天你是我們的貴賓,就請你好好休息,安心享用我們準備的宴會。」


嗯,這就是今早燭台切光忠在廚房不願出來的理由,粟田口的短刀們惟有想盡辦法安撫他。燭台切光忠的心情,他們當然清楚,現在他們可以有空去「處理」這個問題,也是因為他們的大哥以「不希望打擾弟弟們」為由,今天謝絕他們幫忙。作為親近的人希望在重要的日子裡幫忙的心情,平日在「相關事情」上有自己位置,但重要的日子卻被要求「放手」的感受,他們是異常相似。


「喵……藥研不想想辦法嗎?」外加「不便要作為主君的主殿幫忙」做理由,只能乖乖一面指揮今天的出陣一面等的審神喵,悄聲問藥研藤四郎:「今天或可以出門修行的是鶯丸,如果公告、時間沒出問題,傍晚可以出發耶喵。」


「我當然知道。應該說,本丸裡大概所有人也知道。」藥研藤四郎用眼神示意另一個方向:「大包平先生已抱着鶯丸先生從清早哭到現在。」


「喵……」BBL的畫面本應令審神喵心動,但聽到大包平的話的貓咪卻「BL」不起來:「他還未服氣鶯丸比他早出發嗎?」


「沒,絕對。」藥研藤四郎輕笑:「喲,大將,大包平先生的個性,相信妳很清楚。」


「貓是否要慶幸今天出門的不是三日月?」


「正解。」


「可是……」貓咪用尾巴指指一期一振和鶴丸國永的房間:「貓仍然認為去提醒他們較好。雖然可以請鶯丸先生推遲出門時間,但似乎變成是粟田口家做法失禮。」


「我現在過去。」藥研藤四郎點頭:「呀,找兄弟們一起過去比較適合。」


「……呀,好的。」原打算叫他親自、一個人過去,但理智及時制止審神喵說出那句話:「就請藥研找他們『提醒』。」


藥研藤四郎沒出面是正確決定,眾短刀弟弟用各種游說和撒嬌的方式,在避免直接說出「太晚開始宴會會打擾修行的刀劍」的理由,成功哄得一期一振讓他們幫忙準備宴會的事。雖然一期一振早預訂餐點,但準備場地等等,也需要人手和時間。幸好,極短集中「家族」的機動,以及由家族團結而生的合作能力讓所有桌椅在一瞬間放置妥當。


順便,機靈的亂藤四郎把燭台切光忠從廚房拉出來,在他耳邊低語幾聲後,令他即時精神煥發。


「既然指名我嘛,當然會竭盡全力指導宴會裝飾的知識。由直接去做,換成教育新人,也是帥氣的展現。」


「貓,今天的結介維護時間,妳要先回現世嗎?」藥研藤四郎突然想起一事。


「如果藥研希望到現世一轉,貓可以找個理由帶你出問,然後『趕不及回來』。」審神喵定睛望向短刀:「如果藥研想貓咪在旁邊參與,貓當然可以留下來,至少在這一次,會像一些已移居這邊的審神者般,留在自己的刀劍身邊。」


「一期兄的婚宴,我當然會出席。」藥研藤四郎笑着朝貓咪遞上手:「回去選衣服換吧!」


「貓自己選就好喵!」


「呃!」


「在藥研學好配搭術,得到妍的接受前,別想貓會讓藥研挑衣服喵~」


「請放過我,我說過很多次自己不懂風雅。」


「不、行、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