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七七

「喵!BL萬歲!」審神喵原本乖巧地準備出門上班,只是,看到眼前一幕後立刻把「上班」置之腦後:「鶯丸回來後,和大包平變得更sweet sweet 呢……喵呀!!」


開門,丟!


「去上班!現在!」


關門!


審神喵連「喵」都來不及「喵」,已被「拋棄」,在外面喵幾聲後,傷心欲絕地回現世上班。


到口的糧被強行挖走,不傷心才奇怪,但明知無法回去看,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乖乖上班,希望回來後還有一點點BL剩下。


至於丟貓「兇手」嘛?關門回頭時瞪了遠處一眼,然後像想起甚麼似的,眼神黯淡幾分。


辦公室裡,近侍刀忙着處理各種雜務。雖然文件高峰期暫時告一段落,但瑣碎的工作始終有一大堆,再加上積壓多時的「非緊急類文件」需要「清理」,要做的事是有多沒少。


剛好,忙碌可以令人,或者刀集中在工作上。


文件完成一疊又一疊,短刀只覺得頭昏腦脹,放下筆往後靠,今早的畫面毫無徵兆地突然浮上腦海。


他那隻貓咪的確是BL腦。


可是,今早的畫面,即使不是像她那種腦裡除BL外就是BL的貓咪,也會想到同一件事。嗯,是即使不知他們兩人已結緣的情況下,相信任何人都會有相同的反應和想法。


明言極太刀已湊滿一隊,有資格先喝茶等其他提高等級再說的那個,肯定是故意換上戰鬥服,躺在他的伴侶大腿撒嬌。嘛……修行回來後,鶯丸完全接納他是和大包平同為古備前的「身份」,所以現在一身戰衣可是跟大包平有相同的顏色。


現世人類好像稱之為情侶裝。


不避諱他和大包平屬同一刀派,又毫無顧忌地公開親熱,看在短刀眼裡想起很多很多事。


不應再想下去,一切已是過去。


「喂!」


嗯?


「喂!」熟悉的聲音在面前響起:「真是……要休息麻煩說一聲。」


「長谷部……先生?」藥研藤四郎睜眼,急忙坐直:「沒事,我只是有點累。」


壓切長谷部沒反駁,但繼續「搶工作」,把一堆文件拿到另一張辦公桌揮筆疾書。


「都說我會做。」


「留在這兒休息,我沒打算跟主上告狀。」


「竟然說這句……我該相信你嗎?」藥研藤四郎打算「拿回」文件,被壓切長谷部按住手。


「我認為你要休息,『近、侍、大、人』。」


被一再勸說,短刀自然不好意思再反駁,回了句「那我回去歇歇」準備出門,又被打刀攔下。


「我是說,留在這兒休息。」壓切長谷部一副被打敗的表情,將話說明白:「現在是少主們的休息時間,他們看到你現在的樣子會擔心。」


「呃?」


「你雙眼很紅。」壓切長谷部指出短刀沒注意到的事,語調由強硬軟化至關心:「若是和主上有關,可以說出來。」


「不。」短刀搖搖頭:「雖然大將的身體不算很好,但比上年健康不少,只是自己的私事。」


「你的私事,也有可能影響主上。」


「真是的呢……就是要尋根究底嘛……」藥研藤四郎搖搖頭:「不過是看到鶯丸先生和大包平先生今早的相處模式,突然想到他們好像也算是『兄弟』吧?」


壓切長谷部去關上辦公室的門,坐到藥研藤四郎的對面:「若讓我知道你對主上有『異心』,小心我壓切你。」


「長谷部的『主控』屬性看來越來越嚴重耶。」


「『先生』的稱謂麻煩加上。」


「是、是,長谷部『先生』。」開始鬥嘴後,心情逐漸輕快起來,藥研藤四郎輕描淡寫說出本丸不同兄弟的相處模式,尤其集中形容選擇結為伴侶,以情侶相稱,或表面上沒交待,但實際上所有人心知肚明的種種「風格」。說出一堆話令短刀心裡的沉重感覺大幅減輕,所以可以展現和平日相若的笑容反問:「喲,你怎樣看?長谷部先生。」


「兄弟這事,只是人類的『家族』才算。」無視短刀的反應,壓切長谷部以沒有明顯起伏的聲線陳述他眼裡的「事實」:「人類要顧慮地位、身份等傳承,用『血緣』作為準則去建立『家族』。我們是刀劍,即使是出自同一刀派、刀匠,認真去計算亦沒有『血緣』。會以『家族』相稱,除了是有身體後向人類學習的結果,也可能是上面刻意的『安排』。」


「長谷部!」


打刀當然知道對方生氣的原因,不過臉色無改地續說:「上面的手段,你理應比我了解。我無意冒犯你對你的家族的『忠誠』,但也請你不要被迷惑。其他刀劍要如何相處,你並不適合談論。」


「不是!」藥研藤四郎大聲咆回去,很快發現聲量太大,怕引起注意而放輕聲音:「只是感嘆……不,沒事。長谷部先生,請你先回去,我希望一個人靜靜。」


壓切長谷部走向辦公室大門,開門後回頭:「若你的『談論』最終和主上有關,作為建議,希望你可以對主上誠實。」


辦公室再次剩下他一人。


和大將有關?呀,的確,可以這樣說。


不過,是否適合和她說嘛……實在不敢肯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