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一七

「……」

一振刀呆住。

「喵……」

一隻貓張嘴呆住。

無論是孩子們的禮服,還是宴會的會場,都叫一貓一刀呆若木貓/刀。

到腦袋可以冷靜下來時,就只剩下感動。

「爸爸、媽媽,請問適合我嗎?」小藥不好意思地輕聲問,當然立刻得到正面的回答。

至於妍,她則高興地轉圈,表示自己的打扮和「mamá」一樣。

粟田口刀劍們的心思,終於在今天揭盅。小藥身上的禮服,是由万屋最基本款式的禮服改製而成。他們買了一套男孩的禮服,分別在着物上細心地用印染的方式套上花紋,而被布則特意選了和他們軍服相若的勝色,然後在上面細心加上和他們軍服外衣相若的衣領,用刺繡方式繡上和軍服相同的裝飾,連鈕扣的部分都是繡出來,以免日後收藏時有損被布的表面。每一部分都極為細心,手工亦很細緻,難怪花上不少時間。

至於可愛的小女孩,當然擁有一身最可愛的,無論顏色和花紋都很活潑的着物,下身則套上亂藤四郎精心挑選的蓬蓬裙,再綁上同樣經過細心製作的蝴蝶結。為了和今年三歲的「哥哥」區份「禮服」的意義,也為了配合主君平日的「禮裝」時的打扮,綁蝴蝶結的是前幅採仿人類馬甲設計的「緞帶」(聽亂藤四郎說,他們為配色、定位和縫製花了很多時間),而不是未符合她年紀而用的「袋帶」,而蓬蓬裙也是為了讓年幼的小主人的禮服不會過於,而且超過「哥哥」禮服「習俗要求」的「成熟」,以顯示她較為「年幼」。

心思的細膩,實在超出他們的想像。

禮服以外,同樣令他們驚訝的是庭園的設計。猫丸舉行宴會的次數多不勝數,在設計、裝飾上,基本上不用懷疑他們的實力,但……

「這個可以調較角度的攝影棚是誰想出來的喵?」

由兩組完全不同風格的場景組成的攝影棚,不只各自擁有為小藥慶祝七五三之日和妍慶祝生日的設計,而且,下面擁有轉盤,似乎是用齒輪推動,可以隨着陽光調節方向,即使在不同時間,想讓拍照的場景有適合的光線,都能隨時變換。

至於負責推動佈景的,是五虎退的老虎們。

猫丸不只貓咪多(包含大俱利伽羅餵飼的野貓們),老虎也特別多,別人本丸極化後只有一隻大老虎,猫丸有五隻,很適合幫忙做類似的工作。

「呵呵,主人喜歡實在太好。」熟悉的笑聲在某個方向響起,審神喵自然知道是那振刀所為,陷阱做得多,又愛現代知識……的確呢,他是最有可能有這種技術的刀:「小事一樁,能為主人運用智謀是我的榮幸。」

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想揍刀,幸得各自的伴侶「勸阻」,所以只白了他一眼。

「南海太郎大人很厲害!」最先想到要做兩組佈景的太鼓鐘貞宗雙眼閃亮地道出感覺:「大家原本打算快速更換佈景,或者做兩組佈景放不同位置,然後跟陽光先後去拍照。不過,南海太郎大人聽到我們的想法後,直接說追隨陽光很簡單,然後就畫出『舞台』的設計圖呢!」

「呵呵,小事一樁,小事一樁。」南海太郎朝尊雖然客氣地回應,但看表情似乎很享受被大家稱讚。

「嘖。」肥前忠廣悄悄嘖了聲,立刻得到好友的「安撫」。

「呵呵,主人請不要忘了忠廣,忠廣他幫忙做了很多合用的齒輪。」

「是,謝謝肥前呢喵。」

「……哼……」有刀不好意思地別過頭。

「不好意思。」有感「主角」之一太久未出現,石切丸代表神刀們來找主君:「吉時已到,請主殿和少主過去。」

「喵~~只顧聊天忘了呢喵,謝謝石切丸~~」

簡單地進行祈福儀式,然後神刀們分別送小藥和妍一個御守,祝願他們平安健康,接下來自然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宴會」和拍照時間!

雖然,本丸的景色是足以拍大量漂亮的照片,但「攝影棚」對大部分刀劍來說是非常新鮮的事物,所以,待審神喵一家先後用兩個佈景拍攝「全家幅」後,大家爭先恐後地上去拍照(最後由審神喵的「命令」下,大家乖乖去排隊)。當然,主(刀)角(靈)們也是他們爭相拍照的對象,一時間,他們就如大明星般被大家圍繞,可愛的小刀靈們亦樂得和「哥哥們」輪流拍照,個性活潑的妍更主動讓高大的刀劍抱起自己,或坐在他們的肩膀上,看到藥研藤四郎差點去揍刀。

唔……沒去揍他們的原因,是因為審神喵用尾巴勒住他的頸。

「請問可以放開我嗎?大將。」

「不行。」

除了拍照外,宴會也是大家「重視」的部分。今天的宴會分為兩部分,白天是為小藥少主準備,輕鬆又簡單,有糖果,有小食的花園派對。審神喵向所有刀劍送上從現世帶回來,大約是成人手掌大小的「千歳飴」。因為造型很可愛,所以貪吃如包丁藤四郎也捨不得立刻拆開,而是拿着小小的手挽袋先瘋狂拍照,這亦是攝影棚「常滿」的原因之一。

白天大家吃吃喝喝,瘋狂拍照,晚上就是妍小姐的生日派對。

「¡BRAVO」只見太鼓鐘貞宗拍拍掌,庭院立刻被各種燈光照射去閃耀迷人的光影,就連白天拍照用的攝影棚,都因為特別的顏料和光線,令背景換成截然不同的模樣。作為晚上的主角,妍忍不住拍手叫好。

「妍小姐喜歡,實在太好!」太鼓鐘貞宗揉揉鼻尖:「不枉小光和大般若先生他們的意見!嘿嘿。」

「謝謝太鼓鐘哥哥(大心)。」妍不只甜甜地道謝,還張開雙手抱住太鼓鐘貞宗,忍了一整天的藥研藤四郎「爆發」,在出手前,前面被燭台切光忠擋住,後面被審神喵勒頸。

「小孩子一個真心的擁抱,近侍大人若為此事吃醋,可不帥氣呢。」

「咕……」短刀的怨氣無法發洩,瞪了對方一眼後收回手,審神喵趁機宣佈晚宴開始,「犯人們」立刻藉此回廚房取出準備好的菜式和甜品。

晚宴的氣氛和妍的開朗個性相似,大家歡樂地笑,大口吃,大口喝,無法喝酒的小刀靈們(以及某些不能喝酒的刀劍和某隻貓咪)一起舉杯暢飲,然後嘛,當然是是日最重要的環節:切蛋糕!

巨型的蛋糕讓妍開心地笑,大家以完全聽不出是西班牙語去合唱西班牙語版本生日歌,逗得小小的刀靈捧腹大笑,淚水也流出來,後面不知是哪振真的懂西班牙語的刀劍帶頭,唱出要吃蛋糕、巧克力的字眼時,小小的妍笑至只能蹲下。

「¡Feliz cumpleaños a Gen!」

「¡Gracias!」聽到大家的祝賀,妍除了笑之外,就只能不停道謝,字正腔圓地回應:「這是最棒的生日禮物!謝謝!」

之後,大家繼續笑,繼續吃,還有繼續拍照,兩個小小的主角直至累倒,也不願回房間休息。

「主人和近侍大人和大家再喝一杯才回去較合。」巴形薙刀和靜形薙刀上前分別抱起已睡熟的模造刀們:「我們送少主們回房間休息。」

「呀……謝謝。」

「晚點我們會監督大家收拾地方,主人可以稍待一會才回去。」

「嗯,拜託了喵。」

是一個非常出色、精彩的「宴會」呢。不只是屬於「孩子們」的「禮物」,亦是屬於作為「父母」的。

真的,真的很感謝大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