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一七

「……」

一振刀呆住。

「喵……」

一隻貓張嘴呆住。

無論是孩子們的禮服,還是宴會的會場,都叫一貓一刀呆若木貓/刀。

到腦袋可以冷靜下來時,就只剩下感動。

「爸爸、媽媽,請問適合我嗎?」小藥不好意思地輕聲問,當然立刻得到正面的回答。

至於妍,她則高興地轉圈,表示自己的打扮和「mamá」一樣。

粟田口刀劍們的心思,終於在今天揭盅。小藥身上的禮服,是由万屋最基本款式的禮服改製而成。他們買了一套男孩的禮服,分別在着物上細心地用印染的方式套上花紋,而被布則特意選了和他們軍服相若的勝色,然後在上面細心加上和他們軍服外衣相若的衣領,用刺繡方式繡上和軍服相同的裝飾,連鈕扣的部分都是繡出來,以免日後收藏時有損被布的表面。每一部分都極為細心,手工亦很細緻,難怪花上不少時間。

至於可愛的小女孩,當然擁有一身最可愛的,無論顏色和花紋都很活潑的着物,下身則套上亂藤四郎精心挑選的蓬蓬裙,再綁上同樣經過細心製作的蝴蝶結。為了和今年三歲的「哥哥」區份「禮服」的意義,也為了配合主君平日的「禮裝」時的打扮,綁蝴蝶結的是前幅採仿人類馬甲設計的「緞帶」(聽亂藤四郎說,他們為配色、定位和縫製花了很多時間),而不是未符合她年紀而用的「袋帶」,而蓬蓬裙也是為了讓年幼的小主人的禮服不會過於,而且超過「哥哥」禮服「習俗要求」的「成熟」,以顯示她較為「年幼」。

心思的細膩,實在超出他們的想像。

禮服以外,同樣令他們驚訝的是庭園的設計。猫丸舉行宴會的次數多不勝數,在設計、裝飾上,基本上不用懷疑他們的實力,但……

「這個可以調較角度的攝影棚是誰想出來的喵?」

由兩組完全不同風格的場景組成的攝影棚,不只各自擁有為小藥慶祝七五三之日和妍慶祝生日的設計,而且,下面擁有轉盤,似乎是用齒輪推動,可以隨着陽光調節方向,即使在不同時間,想讓拍照的場景有適合的光線,都能隨時變換。

至於負責推動佈景的,是五虎退的老虎們。

猫丸不只貓咪多(包含大俱利伽羅餵飼的野貓們),老虎也特別多,別人本丸極化後只有一隻大老虎,猫丸有五隻,很適合幫忙做類似的工作。

「呵呵,主人喜歡實在太好。」熟悉的笑聲在某個方向響起,審神喵自然知道是那振刀所為,陷阱做得多,又愛現代知識……的確呢,他是最有可能有這種技術的刀:「小事一樁,能為主人運用智謀是我的榮幸。」

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想揍刀,幸得各自的伴侶「勸阻」,所以只白了他一眼。

「南海太郎大人很厲害!」最先想到要做兩組佈景的太鼓鐘貞宗雙眼閃亮地道出感覺:「大家原本打算快速更換佈景,或者做兩組佈景放不同位置,然後跟陽光先後去拍照。不過,南海太郎大人聽到我們的想法後,直接說追隨陽光很簡單,然後就畫出『舞台』的設計圖呢!」

「呵呵,小事一樁,小事一樁。」南海太郎朝尊雖然客氣地回應,但看表情似乎很享受被大家稱讚。

「嘖。」肥前忠廣悄悄嘖了聲,立刻得到好友的「安撫」。

「呵呵,主人請不要忘了忠廣,忠廣他幫忙做了很多合用的齒輪。」

「是,謝謝肥前呢喵。」

「……哼……」有刀不好意思地別過頭。

「不好意思。」有感「主角」之一太久未出現,石切丸代表神刀們來找主君:「吉時已到,請主殿和少主過去。」

「喵~~只顧聊天忘了呢喵,謝謝石切丸~~」

簡單地進行祈福儀式,然後神刀們分別送小藥和妍一個御守,祝願他們平安健康,接下來自然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宴會」和拍照時間!

雖然,本丸的景色是足以拍大量漂亮的照片,但「攝影棚」對大部分刀劍來說是非常新鮮的事物,所以,待審神喵一家先後用兩個佈景拍攝「全家幅」後,大家爭先恐後地上去拍照(最後由審神喵的「命令」下,大家乖乖去排隊)。當然,主(刀)角(靈)們也是他們爭相拍照的對象,一時間,他們就如大明星般被大家圍繞,可愛的小刀靈們亦樂得和「哥哥們」輪流拍照,個性活潑的妍更主動讓高大的刀劍抱起自己,或坐在他們的肩膀上,看到藥研藤四郎差點去揍刀。

唔……沒去揍他們的原因,是因為審神喵用尾巴勒住他的頸。

「請問可以放開我嗎?大將。」

「不行。」

除了拍照外,宴會也是大家「重視」的部分。今天的宴會分為兩部分,白天是為小藥少主準備,輕鬆又簡單,有糖果,有小食的花園派對。審神喵向所有刀劍送上從現世帶回來,大約是成人手掌大小的「千歳飴」。因為造型很可愛,所以貪吃如包丁藤四郎也捨不得立刻拆開,而是拿着小小的手挽袋先瘋狂拍照,這亦是攝影棚「常滿」的原因之一。

白天大家吃吃喝喝,瘋狂拍照,晚上就是妍小姐的生日派對。

「¡BRAVO」只見太鼓鐘貞宗拍拍掌,庭院立刻被各種燈光照射去閃耀迷人的光影,就連白天拍照用的攝影棚,都因為特別的顏料和光線,令背景換成截然不同的模樣。作為晚上的主角,妍忍不住拍手叫好。

「妍小姐喜歡,實在太好!」太鼓鐘貞宗揉揉鼻尖:「不枉小光和大般若先生他們的意見!嘿嘿。」

「謝謝太鼓鐘哥哥(大心)。」妍不只甜甜地道謝,還張開雙手抱住太鼓鐘貞宗,忍了一整天的藥研藤四郎「爆發」,在出手前,前面被燭台切光忠擋住,後面被審神喵勒頸。

「小孩子一個真心的擁抱,近侍大人若為此事吃醋,可不帥氣呢。」

「咕……」短刀的怨氣無法發洩,瞪了對方一眼後收回手,審神喵趁機宣佈晚宴開始,「犯人們」立刻藉此回廚房取出準備好的菜式和甜品。

晚宴的氣氛和妍的開朗個性相似,大家歡樂地笑,大口吃,大口喝,無法喝酒的小刀靈們(以及某些不能喝酒的刀劍和某隻貓咪)一起舉杯暢飲,然後嘛,當然是是日最重要的環節:切蛋糕!

巨型的蛋糕讓妍開心地笑,大家以完全聽不出是西班牙語去合唱西班牙語版本生日歌,逗得小小的刀靈捧腹大笑,淚水也流出來,後面不知是哪振真的懂西班牙語的刀劍帶頭,唱出要吃蛋糕、巧克力的字眼時,小小的妍笑至只能蹲下。

「¡Feliz cumpleaños a Gen!」

「¡Gracias!」聽到大家的祝賀,妍除了笑之外,就只能不停道謝,字正腔圓地回應:「這是最棒的生日禮物!謝謝!」

之後,大家繼續笑,繼續吃,還有繼續拍照,兩個小小的主角直至累倒,也不願回房間休息。

「主人和近侍大人和大家再喝一杯才回去較合。」巴形薙刀和靜形薙刀上前分別抱起已睡熟的模造刀們:「我們送少主們回房間休息。」

「呀……謝謝。」

「晚點我們會監督大家收拾地方,主人可以稍待一會才回去。」

「嗯,拜託了喵。」

是一個非常出色、精彩的「宴會」呢。不只是屬於「孩子們」的「禮物」,亦是屬於作為「父母」的。

真的,真的很感謝大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