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一一‧六

要粟田口的刀劍們死心,基本上是不可能。

尤其是當事人似乎沒說過甚麼時,卻有「好心人」千方百計要大家不要追問的情況。

好可疑。

今天,藥研藤四郎一直感受到背後的視線。從早上送「孩子們」去茶室上課開始,就感到自己那些兄弟盯住他不放。

果然。

藥研藤四郎縱身避過第一波「襲擊」,雖不會隨便向兄弟們出手,但不代表不會反擊或者自保。

「藥研逃了!」鯰尾藤四郎大叫。

「我過去咚他。」骨喰藤四郎低聲說出對策。

「骨喰哥被教壞嗎?最近總是……好!果然有詐!」藥研藤四郎輕鬆一腳踹飛來偷襲的厚藤四郎:「這些招數對我沒用。」

「那等我上!」博多藤四郎仗着機動衝上去,可惜被一秒打飛:「可惡!我一定要脫掉藥研哥哥的手套。」

戰鬥中的短刀差點因為這句話而停頓,幸好身體對危機的條件反射令他避開下一波的「攻擊」之餘,還打傷幾個對手:「真是的……突然撲上來,我沒控制住力度就……」

猶豫的念頭一升起,動作自然會放慢,對再次撲上的兩位脇差哥哥,藥研藤四郎只能用雙手擋格……

「鯰尾哥哥!你們別鬧!」槍炮聲響起,亂藤四郎召出金銃擋在藥研藤四郎的前面。

「大家請不要打……藥研哥哥快逃!」前田藤四郎用的是金弓兵刀裝:「快躲起來,我們會阻止兄弟們!」

「謝謝。」現在不是閒聊或審問的時機,藥研藤四郎飛快逃走。

「受襲者」原打算鑽進辦公室,但未跑到門前已聽到日本號的笑聲:「小子,上樓回房吧,我和長谷部會守住樓梯。你家那些小鬼要鬧,辦公室的障子門擋不住的。」

「工作我們會幫忙。」壓切長谷部讓出路方便短刀逃跑,然後回頭朝日本號輕笑:「我命令你在不傷害他們任何一個下,把他們串起來。」

「嘿,主人,這要求好像強槍所難……」日本號笑容帶有一份挑釁:「不過,作為正三位,那不過是小事一樁。」

一如他所答允,第一批衝過來的短刀的軍裝外套以奇妙的方式被挑起,變成一串短刀。

「不愧是日本號先生,身手很好呀!」

「哎呀!厚哥哥,現在是讚他的時候嗎?我們被串起來嘞!」

「你們再敢走前一步,就不只是串起來。」壓切長谷部恐嚇道:「清早就開始胡鬧,打擾其他人活動和作息,實在不可原諒!」

本來還興致勃勃的粟田口刀劍,因為訓話而變得乖巧,即使日本號放他們回地面也不再亂跑。

「關心兄弟是用這方法?」長篇訓話後,壓切長谷部語重心長地道:「那小子的事我也不清楚,但用這種方法去揭發,是沒尊重主上。那傢伙好歹都是主上的伴侶,竟然一點面子……好吧,真的是關心他的,應找合適的人去問,看看對方是否願意回答。」

「是。」

一打刀一槍走到辦公室,準備代理今天近侍的工作。

至於粟田口家的刀劍們大多四散,相比說「關心」藥研藤四郎,更多是「好奇」,為這種小事被教訓,甚至被誤會為不尊重主君實在不智。不過,也是有人真心想關心他。

叩叩。

「藥研,是我。」

「一期兄,你先到下面修理一下兄弟們較好。」

「長谷部先生已經教訓他們,已經沒事。」

「哦,我一會兒會過去道謝。」

兩兄弟隔著鎖上的房間,開始聊天。

「藥研。」

「既然沒事,就請一期兄去陪兄弟們,我休息一會就會回辦公室工作。」

「不能跟我說?」

「我不懂一期兄說甚麼。」

「……手套的事。」

門的另一側沉默良久,然後傳來嘆息聲:「太遲了,現在的一期兄,不是適合知道這事的人。總之,我對大將有全然坦白,只是,答案只會屬於她。」

一期一振靜靜待上數分鐘後,再道歉下樓,被留下的短刀再次嘆氣。

看來,在她回來前,還是先在房間「休息」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