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一一‧三

「很久沒和藥研哥哥一起泡澡呢。」隔天,那振短刀輕聲說出自己的「願望」。

「秋田,你的說法好像是藥研以前常常和我們一起泡澡耶。」厚藤四郎大笑:「可是,我記得以前也沒幾次啦!」

「藥研哥哥已和主上在一起,不大方便和我們泡澡……」隱約感到話題不對勁,前田藤四郎「游說」秋田藤四郎不要再談這話題:「要泡澡的話,我們陪秋田都可以。」

「說起來,很久沒一起泡澡啦。」厚藤四郎很快贊成,一手摟過秋田藤四郎大笑:「今天一起?」

「可以問問藥研哥哥嗎?」秋田藤四郎眨眨大眼睛,滿臉期待。

「藥研哥哥正忙於工作,主上亦快回來,一下不小心會耽誤迎接主上的時間。」前田藤四郎嘗試再勸說:「不如之後才約藥研哥哥……」

「前田怎麼啦?」並沒猜到前田藤四郎想法的厚藤四郎開口:「去試一下沒甚麼嘛,藥研不想去會直說,而且,沒接大將也沒關係啦!長谷部先生他們,相信都會很樂意為大將開門,由藥研陪兄弟們一下都好呀!」

前田藤四郎不打算再「拯救」甚麼,一行粟田口刀劍浩浩蕩蕩地往辦公室走去。

「藥研哥哥。」秋田藤四郎趴在辦公桌邊,抬頭望哥哥:「今晚可以和大家一起泡澡嗎?」

「抱歉,最近工作較忙……呃……」藥研藤四郎因為多一振短刀趴在他面前而語塞:「這……呃……」

「對不起,是不是打擾藥研哥哥工作了?」五虎退淚眼汪汪地盯着哥哥看,再狠心的人都難以開口:「很抱歉……只是……大家,大家很久沒和藥研哥哥一起聚聚呢……對不起。」

就算平日把「短刀不是小孩」掛在嘴邊的傢伙,面對這種「合體攻擊」都無力反抗。

「……好吧。」

粟田口的刀劍們高呼萬歲,可惜有短刀不怕死。

「不如叫上小主人們?妍小姐是未來的人妻,要早點……哇呀!」

砰砰!啪啪啪啪啪!嘭!噠!

包丁藤四郎被抬走,送去手入室。

「包丁哥哥活該被打呢~~~」另一個危險份子大笑:「小主人們還是可愛的小孩子,怎會是人妻?和小孩子洗澡一定很開心,對嘛,藥……哇呀!」

噗!砰砰!噠!啪啪啪!

毛利藤四郎成為第二位手入室的「客人」。

「藥研,出手太重啦。」厚藤四郎仗着自己不算「弟弟」,代弟弟們求情,被瞪一眼後,仍舊挺起胸膛說話:「小主人們很可愛,又是藥研的孩子,兄弟們想多親近很正常……喂喂,先收起你的拳頭好嗎?」

「手入室還有空位。」藥研藤四郎扳手腕:「我很樂意送你進去。」

「又不是一定要他們去泡澡,兄弟們只是想和藥研找個理由相處。」厚藤四郎極力為自己辯護:「而且,就算是真又有甚麼大不了?哇!幸好我早有防範!喂!真的擔心,穿泳裝去泡也可以啦!最多,不就泡好後,我們披住外衣守住門外,等小主人們換好衣服才出去。」

舉起的拳頭暫時放下,但拳未鬆開。

「泡溫泉穿衣服很失禮。」

「反正泉水一路湧出,沒關係啦!」厚藤四郎的語氣直率,旁邊的兄弟們努力點頭配合:「如果藥研不願意就算。」

藥研藤四郎瞄瞄前面的弟弟們,秋田藤四郎和五虎退維持祈求的眼神。

「怕了你們。」藥研藤四郎放鬆一直握住的拳頭:「如果你們敢不穿泳裝,或者趁我女兒更衣時偷看,到時不只是進手入室就可以了事。」

「是!」

猫丸的溫泉區,蒸氣瀰漫,裡面充滿歡笑聲。

「溫泉?」妍先用腳試水溫,習慣後慢慢滑入水裡:「溫泉!溫泉!很多哥哥!」

「妹妹,要小心……哇!」被撥一身水的小藥先愣住,很快作出反擊:「好玩!」

雖然不是第一次和孩子們泡溫泉,但和一大群人一起泡溫泉,是他們的第一次。

嘛,有點麻煩的是,自己忘了小小的女兒有多喜歡看「男人」,幸好兄弟們還算是「小孩子」的身形,長兄等「長輩」沒出席今天的「活動」,否則他不敢保證會否出現奇怪的事。

「……藥研哥哥~~」在藥研藤四郎胡思亂想時,秋田藤四郎戳戳戳:「一直很想問藥研哥哥,為甚麼不脫下手套?」

「對啊!」厚藤四郎今天的機動不知為何比其他兄弟快:「這樣會洗不到呀!」

「沒……沒關係!」前田藤四郎比「當事人」的反應快:「藥研哥哥之後會處理,就由得他吧。」

「吶呢。」亂藤四郎加入:「那個笨蛋哥哥不都一直這樣嗎?他喜歡就隨他吧,反正主人可能就是喜歡藥研哥哥這個人設呢!」

「甚麼人設?」厚藤四郎抓抓頭,見自己兄弟的表情好像有變,所以沒立刻反駁,而且,當時情況也不適合……總之嘛:「呀!!妍小姐!別哄上來!很難為情!」

「妍,女孩子不要隨便戳男人!」

咳咳,有短刀要收回前言,他女兒始終沒忍住「好奇心」,惟有急急抱孩子們離場,以免有更多奇怪的事發生。

秋田藤四郎的疑問沒得到解答,而且成為其他刀劍的疑問。晚上,粟田口房間舉行一個「緊急會議」。

「藥研哥哥的確很奇怪呢。」

「說起來,好像從沒見過藥研哥哥脫下手套。」

「不如找個機會令藥研不得不脫手套?」

「你打算怎做?兄弟。」

「丟他馬糞?」

「嗚哇!鯰尾哥哥很髒!」

大家熱烈討論,自然也有弟弟希望他們冷靜:「藥研哥哥的事,是藥研哥哥的事,不適合在背後說。」

「吶呢,捉弄藥研哥哥小心無命呢!」

「前田、亂……」厚藤四郎盯住他們:「我記得,你們一直不想我們打聽,是不是知道內情?」

眾刀劍望向他們。

「吶……有甚麼內情?」亂藤四郎額上冒汗:「兄弟們今天不是看到藥研哥哥把包丁和毛利打至重傷嗎?」

「又不是說主人和小主人們的壞話,我不信藥研哥哥會打人。」

「毛利……你好像剛從手入室出來吧?」

「我比較擔心藥研哥哥有沒有洗手套~~」包丁藤四郎舉手:「如果沒洗,我不會敢拿他幫忙派的糖果呢!」

其他粟田口刀劍搖搖頭,不相信這個天天嚷着要吃糖果的兄弟會有不拿糖果的時間。

「我記得會經常洗……」前田藤四郎終於回過神:「每天看到晾衣場都看到。」

「前田,你老實回答。」厚藤四郎沒放棄:「是否知道甚麼事?」

「我……我不懂厚哥哥在說甚麼……」前田藤四郎張望四周找援手:「一期哥哥,厚哥哥很奇怪。」

「一期哥!」厚藤四郎不甘示弱:「我們只是關心藥研!難道一期哥不關心他?」

一期一振一時間不知道該支持誰,反觀在他身旁的鶴丸國永大笑:「原來一期都有無法應付弟弟的時候,真的是嚇倒我呢!」

「呀!對了,鶴丸先生,記得你以前已認識藥研哥哥,知不知道藥研哥哥的事?」

鶴丸國永又是大笑:「太久的事,本鶴已老得忘了啦!喂喂,這是甚麼眼神?就算記得又如何?我也是來到這兒才知道你們粟田口是一致打扮,小藥研那個搞不好是『人設』。」

「……怎麼又是『人設』?」大家都忍不住嘀咕。

「喂喂……」鶴丸國永上前逐振短刀和脇差去揉頭:「小藥研的事,由得小藥研和主殿吧,搞不好是他們夫妻情趣,你們不是要妨礙嘛,小心被馬踢呀!」

「是。」回答得有點不情不願,不過實在也沒理由反駁。

「哈啾!」在房間的藥研藤四郎連打幾個噴嚏,開始擔心是否有兄弟在他背後說他壞話。

「沒事嗎喵?」

「沒,沒事……」藥研藤四郎揉揉鼻,枕到貓咪的大腿上:「只是在想兄弟們。」

「有事?」

「呃……應該沒,希望。」

「有事要告訴貓喔。」

「一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